苗栗後龍謙泰行 謝發治:「勢在改變」,激勵我向前!

20131225D700-047-謙泰行-tuned

1千元有多大?也許可以讓自己吃一份還可以的牛排,但如果分一半給需要的人,卻可以讓對方和自己都吃到一碗不錯的牛肉麵。謙泰行的老闆謝發治,就是喜歡這種看得到的分享。

作者=文∕繆  璘 攝影∕邦史都華提供

 

苗栗後龍謙泰行老闆謝發治最近總是行色匆匆,才從國外返台兩天,馬上又有新的出國行程,原來他是接到不同酒商的邀請,參加酒商舉辦的國外參訪團。這是個與業績指標掛勾的活動,能夠受邀的人,都是銷售業績相當不錯的通路商。

謝發治笑著說,他今年至少有9次的出國機會,一年來所有努力的成果,都在其中。

 

沒有祖蔭  我是白手起家

學商的謝發治,當年退伍之後做起休閒食品的零售生意,這個位於三所學校中間的小店,每個小時可以創造8千元的毛利,頗有生意頭腦的他,小小的店面營運內容卻很多元化,賣休閒食品也兼做娃娃機的生意。

 「我做的是整台娃娃機出借服務,免費提供機台的使用與維修,當然這也是有條件的,用我的機台就得買我的絨毛娃娃」,謝發治自己從國外買進整貨櫃的絨毛娃娃,在台灣瘋抓娃娃的時候,貨櫃進來直接轉售出去,「最高記錄一天淨賺121萬元!」,沒錯,是121萬元台幣!這是謝發治賺下的第一桶金,為事業打下穩固的財力基石。

 

自我選擇的改變

做娃娃機、電玩生意大約持續3年的時間,這段時間謝發治並沒有特別的想法,一直到周人參案爆發,他才警覺到電玩生意不是長久之計,於是開始投入菸酒專賣的行列,「說來沒有人相信,我開菸酒門市,很主要的原因,是要讓小姨子夫婦,有一個穩定的工作」。

創業的過程中,需要有信得過的幫手,小姨子從國中學生時代就開始幫忙,一直到現在,謝發治嘴上不說,但心裡從來不曾忘懷。從做休閒食品零售、電玩、房地產租賃到菸酒專賣,每個階段親人的支持與協助,都讓謝發治事業順遂。

同樣是做生意,之前的電玩生意需要四處跑,菸酒的生意則是必須定下來守著門市,型態大不同,除了必須重新適應之外,生意的拓展也是一項挑戰,「剛開始一天的營業額只有幾千塊,這種情形持續了兩三年!」謝發治很清楚知道,是自己沒將心思放在菸酒事業上,才讓這個事業經營得不上不下,「也是賭一口氣,我不相信我做不起來,我必須要改變自己重新投入。」

既然決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謝發治不僅很快摸清楚最佳貨源,同時迅速地補足酒的專業知識,「從網站上、從酒商提供的資料,再搭配自己的品飲體驗比對」,謝發治更思考如何採取最佳的經營策略。

 

沒有賣不掉的酒

「成立第一間逍遙門市的時期,我還不是專賣,現在謙泰行走的是專賣的定位,我已經能夠精準掌握進貨的原則」,為了經營高價位酒,謝發治積極推動品酒會,每年年底就已經擬好明年的營運計畫,確定主推酒款、排出品酒會時間表,然後照表操課。

現在的他最擅長銷售冷門好酒,「我懂得抓住商品的特質,給予新的詮釋,例如布納哈本的輕泥煤,對泥煤愛好者而言,可能是弱點,但是對其他人而言,這反而是優勢,就看你怎樣引導消費者。」

謝發治認為自己創業平順,是因為社會給予機會,因此他一直尋思如何回饋社會,曾經參加過許多宗教社團,並踴躍捐款,「後來我想,我的捐款只能有一部份到那些需要者的身上,還有一些必須去支應社團的行政開支,與其如此,我更喜歡直接的捐助。」

所以謝發治會主動地從報章訊息上尋找需要幫助的人,直接進行捐助。甚至向他租屋的房客遇到困難時,他也會伸出援手,「曾經有個房客碰到困難,付不出房租,一直到他重新開始工作為止,足足有8個月的房租我沒有拿,也沒有追討。」

 

「勢在改變」就是我的心情寫照

付出,並沒有帶給謝發治損失,反而產生更大的能量推著他向前,「我計畫開第三家門市,擴充我的酒業版圖。」「我很喜歡『勢在改變』這幾個字,那是推動向前的一股力量!」在苗栗地區講到賣酒的,就不能不提到他,這就是他心中的願景。

 

「一個人能夠飛起來,一定有其他力量的支持;留一分力量回饋,是我的人生價值。」

「Let’s Lead勢在改變仕高利達」,不斷挑戰最高境界,就像謝發治所代表的紫領精神,唯有勇敢面對挑戰,才能淬鍊不凡人生。

 

20131225D700-006-謙泰行-tuned謝發治Profile

1967年生

1989年從事休閒食品零售與電玩生意

1992年正式做菸酒專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