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智利Viña San Pedro酒廠的明日之星Matías Cruzat的務實釀酒哲學

來自智利Viña San Pedro酒廠的明日之星

文/劉冠廷 攝影/羅啟仁

年僅33歲,卻已擁有10年以上的釀酒資歷,並獲得Decanter雜誌評為「全球釀酒師明日之星(The Rising Star)」,智利Viña San Pedro酒廠釀酒師Matías說:「釀酒師要創造出一些大家喝得懂,並且感受到你的熱情和釀酒風格的酒,這樣才有辦法去傳達自己的故事。」

曾獲Decanter雜誌評為「全球釀酒師明日之星(The Rising Star)」的智利Viña San Pedro聖派德羅酒廠釀酒師Matías Cruzat Undurraga,日前應代理商法蘭絲公司之邀,專程來台分享酒廠的釀酒理念,以及自己在葡萄酒領域耕耘的心得和哲思。

San Pedro酒廠成立於1865年,至今已跨越150年的時光,同時也是智利第二大葡萄酒集團,更在2011年時獲得美國Wine Enthusiast雜誌頒發「年度新世界風雲酒廠」(Wine Star Awards)的至高殊榮。

眾多系列酒款 展現多元風貌

San Pedro酒廠旗下擁有眾多系列酒款,包括:果香濃郁、甚至可用於調酒的Gato Negro 御貓系列;輕鬆易飲的35° South南緯35度系列;當家代表作,風味集中且結構感分明的Castillo De Molina慕利那系列,以及1865 Selected Vineyards精選葡萄園系列等等。

雖然酒廠的系列酒款涵蓋了多元的風味,不過即使是專注於呈現品種特性、地塊風土而頗具複雜度的1865系列,也強調隨開即飲的香氣風格,但是依舊擁有5至10年的陳年潛力。

Matías說:「1865系列是以創廠的年分為名,對酒廠來說象徵一切的基礎,也代表我們想要追求的產品風格──一致性和高品質(Consistency and Quality)。」

圖說:Viña San Pedro旗下的1865和Molina,可說是酒廠最具代表性的兩個系列,在智利也是同價位帶中銷售量第一的酒款。

 

尊重傳統風格 也要大膽嘗試

「1865和Molina系列在智利是同價位帶中銷售量第一的酒款,1865的卡貝納蘇維翁(1865 Selected Vineyard Cabernet Sauvignon)曾獲Wine Spectator 91分高分,2015、2016也進入了最值得購買名單(Top Value)中,可以說相當受歡迎。」Matías說。

「當然,消費者的喜好正在改變,例如千禧年世代可能比較沒那麼喜歡重桶味的風格,我們就會將新橡木桶的使用比例降低10%,或者調整採收時間,諸如此類的調整;不過在迎合世代喜好的同時,也不能忘記兼顧常年喜歡我們傳統風格的品飲者們。」

他強調:「我們必須要尊重傳統,將它發揚光大,而不是一味的去改變它,就像可口可樂不會輕易改變他們的配方一樣。但是在另一方面,和法國、義大利等舊世界產區比起來,新世界的風格還尚未被窠臼定義,我們也可以較大膽嘗試不一樣的方向和路線。」

Matías認為,儘管智利是全世界葡萄酒的主要產區之一,市場卻並未完全成熟,也和台灣一樣仍有許多消費者走不出「法國迷思」,認為來自法國的葡萄酒就是品質優秀的代名詞,但這其實是不正確的。

 

大家都喝得懂 才能傳遞熱情

他說:「我每一次試酒時,都能嘗到每個地方的風土和特色,日本、羅馬尼亞甚至埃及和俄羅斯,不同地方的人和文化,就會形塑出不同的釀造方式,最後影響葡萄酒的風格,也總讓我學習到新的經驗。所以不同的產區風格其實難分優劣,要如何打破消費者僵固的歧見,也是重要的課題。」

他進一步舉例說明:「南非的酒如今就釀得非常出色,令人激賞;西班牙Galicia產區、法國羅亞爾河等地的葡萄酒,也都對我有不同的啟發,當然還有智利的競爭對手阿根廷也是。」

那麼新世界的釀酒師,要如何在舊世界酒當道的情況下,讓消費者看到自己的酒?

Matías的看法很務實:「釀酒師可以選擇直接複製例如法國或西班牙的風格等等,或者是在不同的基調中去尋找一些相似性,再去創造自己獨有的風格。」

他笑著說:「當然,你也可以釀只有自己覺得好,但大家都不喜歡的酒;然後跟所有人去解釋太陽啊、月亮啊、星星啊,是如何影響你的葡萄酒之類的哲學,但最終沒有人懂你的酒,這是沒有意義的。」

「釀酒師要創造出一些大家喝得懂,並且感受到你的熱情和釀酒風格的酒,這樣才有辦法去傳達自己的故事。」

「所以我不喜歡對我的酒解釋太多,因為它們會替我說話,我所有的努力都在那裏面了。」

 

釀酒師眼中的台菜最佳良伴

Matías認為,San Pedro酒廠的Sauvignon Blanc非常適合搭配總是有很多蔬菜配料的台灣料理,而且它擁有非常合理的價格和出色的品質。

Molina系列的Sauvignon Blanc葡萄,是採收自於較北方的Elqui Valley,再運至700公里外的Curico釀製。Elqui Valley氣候涼爽,一天之中有大段時間都是有霧的狀態,非常適合Sauvignon Blanc生長,也賦予葡萄酒芭樂、鳳梨等熱帶水果的香氣。

1865系列的Sauvignon Blanc葡萄,則來自距離海邊僅4公里的Leyda Valley,是整個智利離海岸邊最近的產區,也因此受到更多海風影響,氣候更加冷涼,讓葡萄酒帶有青椒、蘆筍等綠色植物的細緻香氣。

圖說:1865系列的Cabernet Sauvignon,來自日夜溫差大,能讓葡萄擁有絕佳成熟度的Maipo Valley,是Matías口中的「Pretty Boy」。

在遙遠的智利 傾聽你的聲音

Matías求學時本來嚮往從事和大自然、環境工程有關的產業,最終成為釀酒師,他認為正是天賦與志願的互相結合,尤其近年來葡萄酒產業都面臨全球暖化造成的氣候衝擊和衍生的問題。

他說:「智利南部此刻(8月間)正在進行葡萄採收作業──在20年前我們可無法想像:在緯度38度左右可以採收到成熟度完美的葡萄。」

因此Matías覺得,他的職責永遠不能只看當下,而是要往未來眺望,持續維持葡萄酒的品質和平衡,管理好地塊和葡萄園,仔細傾聽消費者的回饋,讓1865和Molina系列酒款的經典風味繼續發揚光大,並且順應時代風潮,再啟Viña San Pedro另一段輝煌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