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行情起落 主要因素大剖析

供需法則對商品價格的影響

文 ∕ 鄭正庸 圖片 / 本刊資料庫

酒是開來喝的,然而在實際的消費行為中,某些商品卻因為供需不對等之類的因素,而成為投資的標的物,進而衍發了商品在市場中的交易價格變化波動,本期的內容就來分析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以及為什麼沒有變成這樣。

關於供需法則對國內威士忌市場的影響,我針對以下四個方向來作說明:

一、可替代性與不可替代性

甚麼叫做可替代性,意思就是,消費者雖然買不到他想要的那個商品,但其實仍有其他的替代品可以買, 反之則叫做不可替代性。

格蘭多納1993

替代性高漲勢稍弱

儘管格蘭多納的單桶原酒在兩岸間都賣得很好,很受喜愛雪莉桶原酒的品飲族群推崇,然而這個牌子在台灣市場自2012~2017年間,每年均以至少50桶以上的進口供給,這樣就會形成「消費者即使買不到他要的那桶原酒,仍有其他單桶可以選擇」,於是可替代性高,多納的單桶原酒1990~1996年分,若想漲一倍以上,就得再等待一些日子了。

格蘭多納1972

商品稀缺不可替代

雖然格蘭多納的單桶原酒發行了很多版,但是1972或是1971年卻算得出來就那幾桶而已。即使它當初的初始價格約近2萬元,可是就因為它量不多,現在也不好買到,經過6、7年後的現在,它的行情至少也有6萬多元了。

二、發行量與初始價格間的對比關係

通常,酒類商品原本(初始)的建議售價在4千~5千元之間是一個轉折點,建議售價在4千元之內的商品,由於很多人都喝得起,即使品飲者喝得很少,願意喝的人就敢買比較多瓶。

反之,建議售價在5千元以上的商品,由於超出了很多人的預算,會排擠到他們的生活開銷,因此在買這個商品時,就會猶豫比較久,考慮比較多,因此這種高單價物件的發行量就不能太多。

Talisker 25Y 2004年版

初始價與發行量皆高

這瓶2004年裝瓶的Talisker 25Y版本,初始的建議售價約8千元,但是它的裝瓶數卻高達1萬2千瓶,隔年的2005年,甚至2006年、2007年都有數千瓶的發行量。

一瓶5千元以上的酒,在歐美市場上,買來喝的人本來就很少,因而這些發行量就會賣很久,到了現在2019年,已經過了10多年,這個產品的漲幅也就才1倍而已。

Talisker 8Y 原酒

初始價與發行量皆低

這款產品大約在農曆年前,台灣市場才開始發售,建議售價為1750元,大家都買得起,然而全球發行量可能僅有1萬瓶左右,發行不到半年的時間,由於喝過的人都說棒,風味優異,目前市場行情約3千多元,等於不到一年就漲了近倍。

三、外部需求的影響力

扣掉長期旅居中國大陸及外國的人,常住在台灣的人口數最多就2千2百萬人,然而卻能夠連續這麼多年被蘇格蘭眾酒商集團列名為亞洲最重要的市場,理由除了很高比率的群眾們有喝威士忌的習慣以外,另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海外的需求採購會跑來本地市場購買。

因此外部需求在買甚麼?有哪些項目?這就成為市場面很重要的情報, 不管你要不要跟,至少,如果以你是酒商的角色來看,你完全都不知情,那對於要留住重要客戶這一個前提下,你就會成為輸家。

 

白州 12/18 年

外部需求推波助瀾

幾乎沒有人會否認山崎、余市、輕井澤等日本威士忌,現在的價格會漲那麼多倍,對岸的需求其實就是最大的推手,而現在白州12年及18 年,也成為採購的標的。

 

Springbank 12Y’CS

對岸下單掃光存貨

大約在2年前,雲頂12年原酒供給面還不至於太緊俏,消費者要喝隨時都買得到,然而自前年底,忽然間對岸的酒商向台灣這邊的同業大量採購Springbank,一次下單就幾百瓶的買,幾次之後,原本存貨量大的經銷商都被掃光光。

根據最新消息,台灣代理商老闆最近去了一趟大陸,發現Springbank在對岸賣挺貴的,於是他回台灣後,已決定要調漲價格。

四、最上游,其實可以是莊家

我們知道製造商的發行量,往往是影響後續市場價格波動的最大因素,為什麼金門高粱酒或是台酒公司推出的限定版常常漲不起來,背後的原因往往是:當商品暢銷後,製造商就加碼增加發行量。所以,準確的掌握上游的動態挺重要的。

Ben Nevis 10Y

上游供給大幅減少

蘇格蘭Ben Nevis酒廠於1989年即被日本Nikka併購,原先Nikka集團並沒有太過干涉這家酒廠的運作,但是隨著2009年日本威士忌在外銷市場的需求暴增之後,Nikka的產能追不上需求面,於是自2014年之後開始大幅度動用Ben Nevis酒廠內的庫存桶酒,轉運至日本當作調和威士忌的配方。據傳,到了3年前,Ben Nevis酒廠內有近7成的存量已被Nikka取用了!

雖然Ben Nevis的IB原酒目前在市面上仍很容易買到,但是供給面的大幅減少,很快地會感覺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