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鼻祖:愛爾蘭

文/柯翎肇 圖片/各代理商提供

說到愛爾蘭,可能不少資深威士忌愛好者都知道,它才是世界上最早開始釀造威士忌的鼻祖。但是對於愛爾蘭何時開始釀造威士忌,則是眾說紛紜,有些傳說甚至遙指西元5、6或7世紀。

傳說或許未可盡信,但是目前最有根據的說法,都仍然可以追溯到12世紀,當英國人來到愛爾蘭時,就發現他們已在飲用所謂的”Uisce Beatha”(生命之水)。隨著釀造技術的擴散,這種難唸的拼字就漸漸被簡化為”Whisky”。

至於為何愛爾蘭會使用”Whiskey”這個字,有一種說法是:作為發源地的愛爾蘭,為了與英格蘭、蘇格蘭等地生產的威士忌有所區別,因此多加了一個”e”字。

而美國的威士忌之所以也用”Whiskey”,一般認為是受到早期愛爾蘭移民的影響。不過在美國威士忌中,Maker’s Mark、George Dickel這2家酒廠卻偏好使用”Whisky”。

曾是世界最流行的威士忌

愛爾蘭威士忌曾經是世界最流行的威士忌。它的全盛時期究竟有多夯?據資料顯示,在1875年,愛爾蘭威士忌的銷量大約是83,000箱,而蘇格蘭威士忌的銷量只有38,000箱。當時愛爾蘭威士忌的主要消費國是英國與美國。

但隨著1919年愛爾蘭發動獨立戰爭,企圖擺脫「大不列顛與愛爾蘭聯合王國」的統治,與英國關係緊張;隔年,1920年美國又頒布了禁酒令,在多重的打擊下,愛爾蘭的威士忌蒸餾廠一度只剩下5間:Coleraine、Bushmills、John Jameson & Son、John Powers & Son、Cork。

近年愛爾蘭威士忌產業正企圖重拾往日的榮光,許多酒廠紛紛落成或是恢復營運,像是Glendalough、Hyde、Black Bush、Connemara、Tullamore Dew、Cooley、Knappogue Castle、Magilligan、Redbreast等。不過礙於篇幅,這次我們只挑出2家在台灣買得到產品的酒廠。

產區:都柏林

Teeling天頂蒸餾廠

台灣代理:橡木桶洋酒

Teeling天頂威士忌蒸餾廠建於1782年,是愛爾蘭共和國首都及最大城市都柏林( Dublin)的第一間威士忌蒸餾廠,在往後的數十年間,都柏林成為愛爾蘭威士忌產業的中心,估計有超過37間蒸餾廠設立在都柏林。

天頂威士忌蒸餾廠目前有3個Pot Stills,並且均為三次蒸餾,首席釀酒師為Alex Chasko。天頂從2015年初開始使用「純壺式蒸餾」(Pure/Single Pot Still),主要使用50%麥芽及50%的未發芽大麥作為原料進行蒸餾,蒸餾出的威士忌稱為「純壺式蒸餾威士忌」。

代表酒款

天頂Stout Cask Small Batch愛爾蘭威士忌

Teeling Stout Cask Small Batch Collaboration Whiskey

這款酒是天頂酒廠與Galway Bay Brewery高威釀酒廠合作而成,橡木桶的使用極為有趣,是將在天頂酒廠中已熟成過威士忌的酒桶,先運到高威釀酒廠,讓他們以此釀造黑啤酒後,再運回天頂熟成這款Sout Cask愛爾蘭威士忌。由於採小批次釀造,這款威士忌在全球只有12,000瓶。

它的香氣有著明顯松露巧克力、熟蘋果與微微的鹹味。入口偏甜,在舌面中段則出現果酸氣息,烘烤大麥、櫻桃的味道逐漸湧現。餘韻有類似消化餅乾的麥芽香氣,與少許蜂蜜、奶油與Stout黑啤酒的氣息。

 

產區:都柏林

Glendalough格倫達洛蒸餾廠

台灣代理:酒之最

Glendalough格倫達洛蒸餾廠位於威克洛山脈(Wicklow Mountains)的狹窄冰川谷地,從都柏林往南約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即可抵達。此區域風情優美,有「愛爾蘭的花園」之稱,是相當知名的觀光景點。

格倫達洛在酒標上最突出也最令人好奇的,就是這個手上有鳥又高舉雙手的人到底有什麼故事?原來,這是在西元6世紀時隱居於格倫達洛的修士聖凱文(St. Kevin)。

傳說中,有一次一隻黑鳥在他祈禱時停在他的手上,並且築巢、生蛋,聖凱文認為這是神諭,一個考驗信念的試煉,於是他日以繼夜地維持相同姿勢直到幼鳥孵化。酒廠將這個傳說作為酒標,以期許並象徵著他們能如聖凱文一般,面對眾多試煉仍能堅毅勇敢地克服挑戰。

代表酒款

格倫達洛13年水楢桶單一麥芽愛爾蘭威士忌

Glendalough 13 Years Old Mizunara Oak Finish Single Malt Irish Whiskey

這款酒是格倫達洛已發行酒款中年分最高的產品,先在初次填充的美國波本桶中熟成12年,再換到直接跟日本原廠取得的第一手水楢處女桶中1年。如此獨特的製程,使它在奪得2017年The Spirits Business的金牌,並獲得2018年《Whisky Bible》96分的超高評價。

嗅聞時可聞到淡淡的日本線香氣息,杏桃、香草味隨後跟上,入口柔滑,有豐富的香草、奶油軟糖、水蜜桃與些微的丁香點綴,餘韻綿長,有著明顯的木質調和黑巧克力的氣息。

cdn.evbuc_.com_images_61503232_215995777219_1_original.jpg" alt="" width="800" height="400" srcset="https://ch-9.net/wp-content/uploads/2019/07/https
cdn.evbuc_.com_images_61503232_215995777219_1_original.jpg 800w, https://ch-9.net/wp-content/uploads/2019/07/https
cdn.evbuc_.com_images_61503232_215995777219_1_original-300x150.jpg 300w, https://ch-9.net/wp-content/uploads/2019/07/https
cdn.evbuc_.com_images_61503232_215995777219_1_original-768x384.jpg 768w" sizes="(max-width: 800px) 100vw, 800px" />

產區:蘭貝島

Lambay蘭貝蒸餾廠

台灣代理:帝仕德

蘭貝蒸餾廠座落於蘭貝島(Lambay Island)上,這座小島面積僅有2.41平方公里,人煙稀少,戶籍設於島上的人口至2017年為止僅有7人。蘭貝島是一座私人擁有的島嶼,長年由Baring家族所持有,位於愛爾蘭首都都柏林東北方不遠處,隔著愛爾蘭海與英國的利物浦遙遙相望。

蘭貝酒廠的最大特色,除了使用愛爾蘭傳統的三次蒸餾,並因為與法國Camus卡慕干邑酒廠關係匪淺,目前旗下的2款產品均會使用卡慕干邑酒桶進行熟成,並置於海岸邊的酒窖陳放,使其日夜受到海風吹拂,形成獨特而優雅的海風鹹味,為其風味添加了不少層次。

蘭貝威士忌是由家族第七代家主Alexander Baring,與卡慕酒廠第五代傳人Cyril Camus攜手合作的結晶之作。雖然蒸餾廠的產量不大,但品質優異,今年還獲得了2019年Wizards of Whiskey「最佳年度風雲酒廠」的金牌肯定。

蘭貝單一麥芽愛爾蘭威士忌

Lambay Single Malt Irish Whiskey

這款酒使用三次蒸餾工法,因此酒體較為輕盈純淨。酒桶的陳放位置就在蘭貝島的海岸邊,長年吸收海風因而醞釀出特殊的海風鹹味。在2018年獲得IWSC銀牌、ISC銀牌、SFWSC銀牌,以及World Spirits Award金牌。

品飲時撲鼻而來是一股海風鹹味,隨即透出青蘋果、熟透香蕉的香氣,入口先展現出牛奶糖的氣息,之後在舌面中後段綻放出馥郁的水果蛋糕味,餘韻略帶鹹味,夾雜著些許熟透鳳梨與乳酪的香氣,令人感覺十分清爽而舒適。

蘭貝干邑桶愛爾蘭威士忌

Lambay Small Batch Blend Whiskey

這款酒採小批次生產,先在初次填充的波本桶中熟成至少4年,再換桶到干邑桶。在2018年同樣獲得IWSC銀牌、ISC銀牌、SFWSC銀牌,以及World Spirits Award金牌。

初聞最明顯的是橘皮蜜餞、白色花香與淡淡的奶油香氣,口感則有杏仁牛奶糖的甜味,些許辛香料在後段點綴,餘韻的蜂蜜甜味與橘子糖的香氣久久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