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酒革命─醞釀中的葡萄酒新風潮

英國作家Simon J Woolf出版《Amber Revolution》 冷書熱銷!

文 / 王琪

圖片來源 / Simon J Woolf

這幾年的葡萄酒世界真是精彩無比。感覺似乎好不容易才稍微對主流紅、白、粉紅酒有些初步了解,然後突然間,大家又在談有機、生物動力法,以及自然酒。在華語的出版市場,台灣在出版這類小眾葡萄酒書絕對是先鋒。幾年前,積木出版社先大膽的出版了《自然酒》一書,然後又出了《寫給葡萄酒品飲者的生物動力法35問》。

書市低迷,這類小眾書籍當然不好賣,但是也藉由這些書的出版與翻譯,台灣在歐美葡萄酒出版界也以大膽走前鋒而知名。而近來又有另一本獨一無二的小眾葡萄酒書問世,等待著台灣出版界的發掘。

冷門風格  忽成風潮

橘酒,這個擁有幾千年傳統,但卻鮮為人知的葡萄酒釀造法 / 風格,這幾年來突然像是被考古學家不小心挖掘出來般,在歐美受到廣泛的注意。

翻譯成橘酒,原因在於葡萄酒的顏色呈現橘色或琥珀色。葡萄酒是使用白葡萄,但採用紅酒的釀造法,也就是白葡萄會長時間與果皮接觸(一般白酒在採收後即榨汁,不與果皮接觸,以保留一般白酒所具有的新鮮果香)。

經過如此長時間浸皮的過程,葡萄酒的顏色變得較深,口感變得更為複雜,甚至帶有一般在紅酒中才會出現的單寧。口感獨具一格,也使它與食物的搭配上變得更為有趣而多樣。

五、六年前在倫敦以葡萄酒著稱的酒吧裡,完全不見橘酒蹤跡,如今卻成為酒單上的常客。在美國更是引起極大的風潮。在這樣的情況下,葡萄酒作家若想出一本關於橘酒的書,應該不難吧!

然而實情是,事與願違。

不屈不撓  冷書熱銷

賽門.沃夫(Simon J Woolf)是定居於阿姆斯特丹的知名英國葡萄酒作家。他自2011年起創辦了《The Morning Claret》葡萄酒線上雜誌,專門介紹有機、生物動力與自然酒。多年來,他一直想寫一本關於橘酒的書。

兩年前,他開始跟不同出版社接觸,希望能將橘酒一書給出版。但拒絕他的出版社不只兩三家,而是13家!比國父孫中山革命失敗的次數還要多。

但是賽門沒有放棄,最後他決定自力救濟,在網路上成立募資平台,藉以取得各種小額贊助。2018年7月他出版了《Amber Revolution》(暫譯:橘酒革命),首刷4千本,5個月內便銷售一空!媒體好評不斷,也被紐約時報選為2018年最佳葡萄酒書前5名。如今另外3千本正在印製中。

橘酒專書  內容豐富

賽門.沃夫將橘酒的源起與釀造方式,解釋地相當詳盡,也對這個古老而又特別的葡萄酒釀造傳統,如何會在兩次大戰中消失蹤影,並在半個世紀後如何重新被發掘,種種前因後果描述地十分詳細。

他在述說義大利北部弗留利(Friuli)、斯洛維尼亞與喬治亞共和國的釀酒師們,如何在突破主流,回歸傳統時所遭受的挑戰與掙扎,以及他們如何堅持下去的故事,更是動人。

書中也涵蓋了20多國,近200位生產者的介紹、如何品嘗橘酒,以及與食物的搭配指南。是一本內容豐富卻又相當好讀的葡萄酒書。

真心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會有《Amber Revolution》繁體中文版的上市!

Orange wine還是Amber wine?

Orange wine 是橘酒的通稱。但是很多生產者不喜歡這個名字,而稱為Amber wine──琥珀色的酒。就像自然酒ㄧ樣,名稱總是充滿爭議。酒標上通常不會出現Orange wine或 Amber wine,而多會標出Skin maceration這類的詞,讓你知道它是經過浸皮過程的白(橘)酒。

酒標上偶爾可見Orange wine,但多半有標註以下幾種說明的,通常就是屬於橘酒家族:Skin-macerated white wine、Skin-fermented white wine、Skin-contact white wine。‘Amber wine’ 通常會在喬治亞共和國的酒上看到。是該國對這類酒款的通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