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部國庫署,要不要也來叫個酒?

文 ∕ 吳志彥

《EZBAR酒瓶到》於2017年10月正式上線,為符合菸酒管理法的規範,首創「線上媒合酒品,線下配送確認年滿18歲」的作法。原因在於《菸酒管理法》第30條第1項規定「酒之販賣或轉讓,不得以自動販賣機、郵購、電子購物或其他無法辨識購買者或受讓者年齡等方式為之。」其立法的用意是在避免酒品銷售給未成年人。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如果你能夠辨認交易對象,就算在網路賣酒,就不違反菸酒管理法的規定。不過解釋歸解釋,主管機關聽不聽又是另一回事。

 

另按財政部民國100年10月3日台財庫字第10003518140號函令謂「酒之販賣,如係將型錄置於實體店面之電子機台,該電子機台及其後端服務平台之網路皆屬封閉系統,消費者於店內瀏覽操作後,於店內付款取貨時均有店員可辨識購買者年齡,始能完成購買,此種購物方式尚非屬菸酒管理法第31條第1項所稱之電子購物。」故上開交易模式雖以便利商店之電子機台選購,但其在於店員得以查驗購買者之年齡,就不違反法令規定。而《EZBAR酒瓶到》採取的作法,是由聯盟門市店員外送面交並查驗身分,我看不出來有何不同?

 

近期線上支付系統逐漸萌芽,街口支付、歐付寶等已通過會員之登入皆已採取實名制認證,除須登記姓名、身分證字號、出生年月日,甚至身分證件上的發證、換證、補發日期都需要登記,確保為成年人使用線上支付交易。

令人想不通的是:線上支付可以確認成年人,酒類面交也能夠確認成年人,財政部國庫署為何還認為這種方式會銷售酒品給未成年人?法令都有其規範的意義,相關單位卻一直在網路的字義上打轉,我認為已經失去當初立法的初衷了。

依《EZBAR酒瓶到》目前配送數據分析,有高達80%以上為配送至家中,這顯示在家飲酒者眾多;若是從另一面思考,能減少民眾在外飲酒的酒後駕車機率,這不是好事嗎?

 

還記得2018年1月藝人陳喬恩在家飲酒後,再駕車出門購買酒精飲料,被巡邏員警逮個正著且酒測值高達0.67的新聞嗎?如果那時她知道《EZBAR酒瓶到》媒合外送平台,就可以省下好幾萬元的罰單。

而從經濟面向來看,不論是台灣菸酒、金門酒廠,以及開放後建廠的龍泉啤酒廠、金車酒廠等都是在促進產業及經濟發展,稅也沒少繳,但法令規定還是公賣局時代的舊法條,很明顯是「假開放、真鎖國」。再綜觀國際上的日本清酒、法國葡萄酒、蘇格蘭威士忌、中國白酒等,都是國家積極扶持,進而行銷國際。其實我們的要求很簡單,法令與時俱進就好,一味的阻止,經濟怎麼會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