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隆河紅酒的多樣風格(二)

獨鍾希哈品種 釀出千種風情

文、圖/林澧竣

Hermitage這塊面南斜坡,釀出北隆河最飽滿多變的葡萄酒

相關報導:

北隆河紅酒的多樣風格(一)

北隆河紅酒的多樣風格(三)

 

風土最複雜的渾厚名酒

隆河從北往南流時,在Tain-l’Hermitage小村附近轉了一個大彎,短短不到3公里的東西向河道,切割出完美面南的Hermitage AOC山坡,在受熱極大化的條件下,葡萄酒質地飽滿宏大,與Côte-Rôtie形成強烈對比。

Marc-Sorrel帶來純淨兼複雜的Hermitage風味

Hermitage坡段最西段是花崗岩,中央段有大片石灰岩底土,最東段與坡底則有更多沖刷沉積的黏土與礫石,這裡是單位面積內土質變化最劇烈的產區,葡萄酒風味迥異,讓釀酒師有更多元素能夠施展調配功力。

名莊Jean-Louis Chave就提倡,Hermitage傳統就是調配精神,在他酒窖中品嚐了多桶不同地塊的Syrah紅酒,左邊一桶華美濃熟,右邊一桶堅硬耐陳,還有另一桶清新可人,但當最後品飲到釀酒師混合好,準備裝瓶的最終成果,那難以想像的複雜度與延長感,或許就是Chave酒莊被人追捧的雄厚實力。

稱最難入手的Bernard-Faurie,在Hermitage有無法取代的歷史地位。

同樣以多個地塊打造無縫美味的,還有Paul Jaboulet Aîné家名酒La Chapelle小教堂,現任釀酒師Caroline Frey注入相當溫柔的女性力量。

與前兩間酒莊作法大相徑庭的則是M.Chapoutier,以自然動力法為宗,而釀出4款酒:Le – l’Ermitage、Le Méal、Le Pavillon、Les Greffieux,每款酒展現不同Lieu-dit的樣貌,訴說北隆河風土的個性特質。

Cave-de-Tain雖然是合作社形式,但是品質極端優異,這瓶Epsilon-Hermitage是旗艦佳釀

Hermitage地塊產量被幾個大品牌所擁有,獨立酒農相對少見,純樸可口的小農Marc Sorrel提供餐桌上另一種純淨選擇;而僅擁有2公頃葡萄園卻全是百年老藤的Bernard Faurie,更是極難入手。

更特別的是,Cave de Tain合作社的水準極端優異,盲飲一輪下來,酒質早屬於前段班族群,酒莊的單一地塊系列亦相當精采。

J-L-Colombo馴化了Cornas聞名的兇悍單寧,變成多水果可口風味

活力四射的Syrah紅酒

若說到法國酒之奇,隆河允許在紅酒中添加白葡萄釀造,肯定是一絕!

Côte-Rôtie允許添加最多20%的Viognier維歐尼耶白葡萄;Hermitage則可以添加最多15%的Marsanne馬珊與Roussanne胡珊白葡萄。其他如Saint-Joseph與Crozes-Hermitage法定產區,也都允許添加10%與15%以下的馬珊與胡珊。

唯一規範僅能使用100% Syrah釀造紅葡萄酒的,只有Cornas AOC(雖然許多酒莊也早用100% Syrah釀造其他北隆河紅酒)。

Cornas出產的酒堅硬挺拔,這裡傳統名莊Auguste Clape與新派翹楚Jean-Luc Colombo做法極端,卻各自美味。越來越多米其林餐廳侍酒師把Cornas葡萄酒列入酒單之中,反而是看上這裡小農遍佈的多樣化口味。

自然風味派怪傑Mathieu Barret的Domaine du Coulet便是其一,爽朗果香中不時展現原始印象,而其好友Johann Michel的釀造理念則與他氣味相投,但風味卻更整肅濃郁,酸度也漂亮清新。而如真要我常備餐桌,Vincent Paris也是我的上上之選。

 

Mathieu-Barret為Cornas注入新生命,是自然釀造理念的名家。

 

Auguste-Clape是Cornas的老牌經典,不管品質或名聲都無可動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