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期 酒鄉書簡 Vinitaly: 西西里島情緣

Vinitaly: 西西里島情緣

撰文、攝影:王琪

 

三月末的一個週日上午,我在義大利波隆納(Bologna)火車站搭車前往維諾那(Verona),參與義大利葡萄酒界年度盛會─—Vinitaly酒展。

車廂內很滿,後來發現坐我附近的一群年輕人都是要去Vinitaly的。跟他們聊了起來,才知道他們都不是葡萄酒業者,而是愛酒的消費者;不同於歐洲其他大型酒展,Vinitaly也是開放給消費者參觀的,難怪訪客人數是法國Vinexpo及德國ProWein的近4倍之多;今年更達到將近16萬人。

我好奇地問這些義大利年輕人,這麼大型的酒展他們只去一天,那重點會擺在哪裡?有趣的是,除了各自的最愛以外,他們都提到西西里島。為何是西西里呢?他們說因為這幾年那裏出現不少「很有趣」的酒;而這也跟我在英國所觀察到的現象不謀而合。

 

「義大利的加州」

大約十年前,英國葡萄酒界權威Jancis Robinson及不少其他英國媒體便已經將西西里島比喻為「義大利的加州」。當然,西西里島的氣候緯度與加州相似是重要的原因之一。此外,眾多的西西里酒廠多半會選擇釀製IGT等級的酒款,這樣一來,便得以擁有決定想種哪個葡萄品種的自由,也因此,西西里近年來種了不少國際流行的葡萄品種,像是梅洛、卡本內-蘇維濃等,這也使西西里跟加州多了點相似度。

不過,除此之外,西西里島在地理環境及葡萄酒風格上,可就與加州截然不同了。

西西里島的土壤是以火山沙石、花崗岩與石灰質黏土為主。位於島上東部的艾特納火山(Mount Etna)是歐洲最高的活火山,也是全世界活動最頻繁的火山之一。聽起來雖然蠻恐怖,不過,當地人早已習以為常,自有一套與火山並存的生活形態。西西里島的釀酒業也因著火山的存在,得以擁有獨特的產區風土條件。

此區的葡萄酒過去一直是以產量大著稱,所產的酒多半被送往北義當作調配用酒,也因此品質好壞不是太重要,產量大才是王道。這十幾二十年來,因著歐洲普遍葡萄酒產量過剩的問題,為求生存,西西里島的葡萄酒產業也開始一連串的品質提升運動,引進新的葡萄園技術與釀酒設備,尤其是溫控裝置。

圖三之一 (複製)

 

原生葡萄品種抬頭

雖然西西里島所種的國際品種表現不俗—─尤其是希哈;不過,近年來真的讓西西里島開始紅起來的原因,卻是島上幾個原生葡萄品種,特別是紅葡萄Nero D’Avola。

Nero D’Avola顏色深、單寧重,過去都是被當成調配酒來用,像是加入梅洛或卡本內-蘇維濃當中,但是現在許多酒莊都開始讓它獨自用真面目示人。有的酒莊所釀出的Nero D’Avola,香氣奔放到幾乎可以感覺葡萄在用義大利文高分貝跟你叫囂,例如由名廠Zonin在西西里投資的Feudo Principi di Butera, Deliella 2005, IGT Sicilia。這款酒雖然有點年紀,但是香氣、口感可一點都沒有衰老的跡象。

另外的一些酒莊,則想辦法讓Nero D’Avola表現出較為內斂優雅的那一面,就像Donnafugata, Mille e Una Notte, 2006,  Contessa Entellina DOC。

除了Nero D’Avola以外,不少知名酒莊像是Tasca d'Almerita,也開始嘗試讓Nerello Mascalese釀成100%單一品種的酒,目前都已看出成效,這個葡萄品種的單飛未來也十分值得注意。

nero_d'avola (複製)

 

西西里島外島

librogabbrielli_o (複製)

 

西西里除了本島以外,外圍還有許多小小島也產有葡萄酒。有些過去已經有些名氣,有些則剛剛嶄露頭角。義大利知名葡萄酒記者與作家 Andrea Gabbrielli ,在2011年9月出版了一本叫做:“Il vino e il mare. Guida alla vite difficile delle piccole isole” (葡萄酒與海;小島居大不易)的書,當中便探討了這些小島的現狀與所面臨的困境。

在義大利超過70個小島中,Andrea Gabbrielli提到目前有25個島有葡萄酒相關產業。這些小島有不少都有幾百年的釀酒歷史,但是受經濟因素影響,人口外移嚴重,所以現在多把重心放在觀光業上,真正願意經營葡萄園的少之又少。

Andrea認為,這些願意繼續從事葡萄酒產業的人需要受到鼓勵與肯定,畢竟,釀酒一方面是對傳統的維繫,另一方面則有助於地理環境的保護,使小島較不容易受到洪水的侵害。有鑒於此,他從2003年便一直持續為小島發聲,這次在Vinitaly也因為他的一場講座,使我得以對西西里島外島的葡萄酒有更多的認識。

光是西西里島外圍便至少就有14個島,不少在西西里經營有成的酒莊也開始將眼光延伸到外島去,像是Donnafugata、Tasca d'Almerita以及Firriato等。

 

小小島之一:Pantelleria (潘特蕾利亞)

Pantelleria_map (複製)

Pantelleria位於西西里島外西南方約100公里,離非洲突尼西亞僅60公里,是外島中最大的一個,面積為83平方公里,土壤為火山岩沙石。從1989年起,西西里知名大廠Donnafugata便開始在Pantelleria島上,以當地稱為Zibibbo (即Moscoto d’Alessandria)的白葡萄,釀製出在國際上享有盛名的天然風乾甜白酒。

Donnafugata第二代José Rallo實在是天生的外交家;熱愛音樂、才華洋溢的她,負責酒廠的品管,也是酒廠對外的最佳公關。她跟我說,她的父母很久以前就清楚Pantelleria的潛力,在1999年他們又發現:島上一個7公頃老葡萄園中的Zibibbo葡萄,是來自從未嫁接過的百年老藤,更證明了他們真是慧眼識小島。

圖一 (複製)

José說,在島上經營葡萄園是件非常辛苦的事,因為乾燥、風大的氣候形態及梯田丘陵的地勢,他們必須讓葡萄藤離地很近像小樹般生長,酒莊也必須築牆保護葡萄藤,也因此,島上的經營成本是西西里本島的3到4倍。

名稱充滿阿拉伯風味的Zibibbo是由北非傳入Pantelleria島的。阿拉伯文Zibibb的意思是「乾葡萄」;島上乾燥多風的氣候形態,也確實十分合適釀製出風乾甜白酒。Donnafugata在島上以Zibibbo釀製了三種不同形態的酒款,除了甜型的Ben Ryé與Kabir,還有干型的Lighea。

十分重視永續經營與社會責任的Donnafugata,今年還特別與位於北義的一所監獄糕點部合作,訓練受刑人以製作加入Kabir Moscato di Pantelleria甜酒的義大利聖誕蛋糕(panettone)。我在Vinitaly也有機會品嚐了好幾塊;真是個有創意又有意義的絕妙組合。

 

小小島之二:Favignana (法維孃納)

地圖二 (複製)

位於西西里島西方的Favignana,距離本島只有7公里,面積為19.8平方公里,是Aegadian三群島中最大的一個,被當地人暱稱為蝴蝶島,島上以砂質鈣型土為主,土壤中還不時會出現海洋化石。

如同多數其他義大利小島一般,過去百年來,葡萄種植文化可說已在島上失傳了。在西西里本島共擁有7個酒莊的Firriato,是第一個進駐Favignana島的酒莊,在島上擁有7公頃的葡萄園。

Firriato酒莊的女主人Vinzia Di Gaetano跟我說,他們是為了要維護Favignana島的葡萄種植文化,才開始這個特別的計畫。4年前開始重整葡萄園時非常辛苦,畢竟土壤荒廢已久,所以整片葡萄園都得重新犁掘過。

圖二 (複製)

葡萄園離海很近,葡萄也因此深受海洋影響,隱約帶著鹹味與礦物氣息。島上風大,也因此適用小樹種植法,園中種有Nero d’Avola、Perricone、Grillo、Catarratto與Zibibbo。

2011年是他們的第一個年份,所有的葡萄都是以人工採收,採收完畢的葡萄必須立即冷藏保鮮,然後用船載回本島位於Trapani的釀酒廠釀製,船程約30分鐘。在Vinitaly中也有機會品嚐到才剛剛裝瓶、連酒標都還沒有的葡萄酒。畢竟是來自非常年輕的葡萄藤,所以口感還沒有出現太多層次,但是目前整體表現已算均衡,未來值得期待。

 

 

小小島之三:Salina (莎琳娜)

地圖三 (複製)

位於西西里島北方的Aeolian群島,是由火山活動所遺留下來的8個小島;Salina是其中的第二大島,面積為27平方公里,名稱緣起於義大利文Sale (鹽)。因島上火山遺址而名列聯合國文教基金會世界遺產名單,葡萄種植與釀酒算是比較具規模;酸豆(caper)也同樣有名。

被義大利的Gambero Rosso葡萄酒指南選為「2012年度最佳酒廠」的Tasca d'Almerita。從酒莊總裁Alberto Tasca d'Almerita的言談中,很容易感受到他對西西里島的熱情。他說,西西里島擁有十分獨特的風土條件,四季變化分明,使葡萄酒表現出複雜的口感,更由於氣候與地形的緣故,採收期之長(從8月到10月底),全世界可說無其他產區能出其右。

圖三 (複製)

他還特別跟我說:「在西西里島,就連蕃茄都超級好吃。」而他認為外島Salina的產區風土條件更是獨特,它的特殊地理環境,連葡萄根瘤蚜蟲也不得其門而入。

Tasca d'Almerita在Salina島上佔地五公頃的Capofaro酒莊,主要釀製的是Malvasia I.G.T. Salina甜白酒,來自30年的葡萄藤。黃金般的色澤,充滿葡萄乾、杏桃、糖漬水果香氣,隱約還帶著一絲香料氣息;清爽的酸度與甜度相互均衡,是一款十分優雅的甜酒。

 

小小島之四:Panarea (潘娜瑞雅)

圖六 (複製)

Panarea是Aeolian群島中倒數第二小的島,面積只有3.4平方公里。這個小小島在西元1900年以前都還有葡萄園及釀酒文化,不過跟其他小島一樣,發展觀光比較有賺頭也更輕鬆,因此葡萄園都漸漸被捨棄。

但是,一百多年後的今天,擁有島上唯一一個葡萄園的Andrea Pedrani,在Vinitaly發表了他從島上0.5公頃的葡萄園所釀製,第一個年份的L’Insolita, Malvasia, Panarea—Malvasia干型白酒。

圖四 (複製)

1950年代,Andrea Pedrani的父親初次到Panerea就愛上了這個島。他買下一塊地,並決定自己死後一定要葬在這裡。老先生幾年前過世,定居米蘭的Andrea繼承了父親所留下的房子與土地,種起了葡萄。他說:「這是個很瘋狂的計畫,不過我跟我太太都很高興我們做了這樣的決定。」

Panerea島的土壤是深色的火山砂質土,Andrea今年所採收的葡萄是來自第6年的葡萄藤。談起照料葡萄園的辛苦,Andrea說:「在採收期間,我跟老婆每天早上起來採收(只有我們兩個員工);到了日落時,一定要在採收完畢兩小時內,將葡萄運到16公里外的Salina島,請Caravaglio酒莊幫我釀酒。」

目前Andrea的葡萄園只能生產約1500瓶葡萄酒。「我希望把葡萄園擴大到一公頃,不過,只有我們兩個單打獨鬥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我的座右銘是『人生就要與眾不同』,我想從Panerea的葡萄園也證明了這一點」Andrea笑著跟我說。

第一個年份的L’Insolita, Malvasia, Panarea帶著淡淡的檸檬色澤,香氣奔放,充滿熱帶水果及花香,表現出色。「我的父母都非常崇尚自然」,Andrea說,「所以這款酒從葡萄種植到口感的表現,也都反映出我們一家人的生活理念;我的第一款酒也特別要獻給他們。」

幫Andrea Pedrani釀酒的Antonino Caravaglio語重心長的跟我說,「其實Aeolian群島有好幾個島都有發展葡萄種植的潛力,而且這些島過去都是以農業為主,但是現在年輕一代都將眼光放在觀光業上,畢竟當葡萄農實在很辛苦。但是看到自己所釀製的酒款受到歡迎,那樣的成就感是很難用筆墨來形容的。」

 

Vinitaly小檔案:

每年在北義Verona舉辦的Vinitaly,今年已是第46屆。酒展以龐大的義大利葡萄酒產區為主,當然也有其他國家酒莊參展,不過數量極少。

酒展的第一、二天基本上會開放給眾多的消費者入場,所以場面頗為混亂。接駁公車站及市區交通也非常擁擠,需要極大的耐心。

參展的大型酒莊多半有人會說英文,不過其他60%小型酒莊英文多半不太通;有些大型產區會提供英文翻譯人員協助。2013年的Vinitaly將於4月7-10日在Verona舉辦。

圖九 (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