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禮炮創意顧問的調香之路|Barnabé Fillion:專業,就是讓自己永保純真

文∕黃愷苓  圖片提供∕保樂力加

擔任皇家禮炮威士忌創意顧的Barnabé Fillion日前訪台,採訪這天,他一身紫色打扮,似乎是要配合皇家禮炮特別針對台灣市場推出的23年瓶身顏色,加上一頭棕色長捲髮和鬍子,在人群中格外顯眼。

其實Barnabé Fillion最主要的職業是香水調香師,也曾經以這個身分拜訪過台灣。被問到這兩者最大的差異在哪裡,他說,為香水調香時他習慣使用新鮮的元素,但是面對威士忌時,他卻要選擇陳年過的材料。

對於特別為台灣推出的皇家禮炮23年,Barnabé Fillion從創意發想之初,便花了許多心思在許多細節的設計上,少見的桂花、白毫烏龍茶香氣,是他特意在酒款裡注入的東方元素,這是他認為很有「歷史感」的氣味。

 

崇尚中性:性別、香氣皆然

氣味往往是存留在記憶裡最久的東西之一,身為香氣推手,Barnabé Fillion讓自己保持天真、好奇和寬廣的視野,「我不相信性別之分,負責的香水也以中性調為主。」他抱持開放的態度,不讓現下的事物侷限,就像20多年前男人若穿粉色系衣服會顯得突兀,現在幾乎每個男生都有粉色的服飾。

「我喜歡玩反差的遊戲,所以你可在皇家禮炮23年的花香中聞到一些煙燻,而玫瑰花香也不見得不適合調進男人香中。」他認為這樣的衝突可以帶出香氣的深度和層次。

Barnabé Fillion原本是專業攝影師,偶爾充當時尚產業圈朋友的業餘模特兒,在與不同領域的創意人才,像是建築師、畫家、詩人的合作裡遇到了香水調香師,從此他愛上玩香氣的工作,轉而創造屬於自己的香水語言。

渾然天成的藝術氣質

Barnabé Fillion自認為是個天生的藝術家,他很早就發現自己藝術方面的天分,對事物的感知性很強,抽象如氣息、味道,具體則到繪畫、色彩,都收進他敏銳的感性中。在個人的IG和網站中,都是他自己拍攝的照片,潮濕的草地,散落的瓷器,……,圖像靜謐無聲,卻似乎飽含著聲音和味道,充滿張力。

或許藝術的敏感度與天賦有關,但Barnabé Fillion仍以非常嚴謹的態度,去訓練與維護自己感官的專業。雜亂的嗅覺會影響記憶和睡眠,所以住家簡潔單純,沒有太多散發氣味的東西,避免擺放製作香水的材料,喝酒也只喝到微醺。

“NOSE”的專業養成

他系統化地建立自己的嗅覺系統:最基本是必須能夠辨別各種材料,接著用大的嗅覺類別做區分,像是花香、木質調、果味,再一直往下做更細的分類。然後就是不斷地練習、練習、練習、再練習,強化嗅覺。「我需要不停地聞各種氣味:已知和未知的氣味都要。」

儘管從事的是「香氣」如此浪漫的職業,Barnabé Fillion更在意的是嚴格的自我訓練,始終不斷地追尋真實的味道。他認為,人們會常被環境、氣氛、聲音和記憶,甚至身邊的人或發生的事情影響嗅覺,只有透過嚴謹而不間斷的訓練,才可以幫助我們不被其他事物與感受左右,去辨別出最真實的東西。

「我的專業必須能夠控制一款香水的前、中、後味,每個階段不同的香氣表現,如同建築師,先把地基及架構建立好,然後去建構外觀,這是我的職責。」

威士忌 時間淬煉的精華

由一位資深香水調香師跨足威士忌領域,他是怎麼看威士忌的呢?

「威士忌讓我聯想到古代煉金術,需要很長的時間去成就香氣,是時間提煉出的東西。」他甚至浪漫地表示:「喝威士忌就像在喝時間。」每個人面對時間的方式不一樣,他喜歡慢慢地品味時間,跟好友分享好酒,一起享受,歡度當下。

擔任皇家禮炮創意顧問,除了針對酒款給予香氣調和的指導外,也會在創意工坊帶領品飲者去感受不同的單一麥芽威士忌、調和威士忌,分析一款調和威士忌使用了哪些原料。

更特別的是,他也會暫時拋下調香師的嚴謹,而透過不同的物品,像是茶、詩作、香水等,讓參與者去聯想、感受香氣,最後再去品味威士忌的品質,與調和的藝術,而在這個過程中,他似乎又流露出當初愛上調香時的感性了。

 

本文出自酒訊雜誌第145期 WSD嚴選 年度必敗威士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