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法小酒莊的堅持

「只要堅持做的是對的事,確立方向,世界終會看到我們!」

在理想與生存之間掙扎

5年前,我來到了南法開始生根,那時候的日子跟往常一樣,週末時有空就去拜訪酒莊,或者是跟當地的釀酒師、餐廳侍酒師一起鬼混。

南法這邊也流行跟台灣一樣類似「一支會」的聚會,有一天,一位朋友就帶了一瓶Château de Gaure的Chardonney,吸引我的除了這款有機葡萄酒本身的優越品質之外,還有它特立獨行的標籤。

這5年來,我常常會在一些比較高檔的酒窖和優質的餐廳中,看到這家酒莊的葡萄酒,然而,我們知道,若是只堅持釀造這些高成本的葡萄酒,而沒有生產一些價格比較親民且大眾化的品項,要讓酒莊存活下來實在不太容易。

經過這5年來的觀察,我覺得有趣的10個小酒莊,很多都已經生產親民的葡萄酒並撒向各大通路,當然,這樣的做法無所謂好與壞,只是一個酒莊的選擇。

 

無愧五代酒莊血脈傳承

在之前的一個餐會場合中,就這麼巧的認識了Château de Gaure莊主,並在他的盛情邀請下,參觀了他的酒莊。

酒莊莊主Pierre FABRE,畢業於法國巴黎高等工程師學院,本身是由工程師一路做到在比利時的一家塑膠空瓶及包裝公司老闆,2003年,因為想找回其長達5代的酒莊世家身份,於是回到了家鄉,開始尋找自己心目中適合的酒莊。

2004年,Pierre FABRE買下位於里莫法定產區(AOP Limoux)的歌德酒莊(Château de Gaure),賣掉在比利時的包裝公司,而展開了經營獨立酒莊的生涯。

當時,雖然有對葡萄酒的尋根憧憬,但Pierre對釀酒卻是一竅不通,這樣的情況下,他聘請了釀酒師。而在釀酒師的建議下,酒莊從一開始就確定朝向高品質且為有機葡萄酒的方向,來種植葡萄及釀酒。

這樣的方向,最大的困難點就是必須有大量資金投入。訪談之間,Pierre告訴我,雖然每年產量和客戶的需求量都有增加,但是,所賺的錢又再投入更多的葡萄園開拓及種植,從買下Château de Gaure至今,已經步入了第13個年頭,酒莊還是沒有賺錢。

他說,或許在他這一輩子,都有可能看不到酒莊的盈餘,但是,他卻可以為他身負長達5代酒莊的血液繼續傳承。

 

世界終將看到我們!」

我問Pierre:「為什麼你不願意跟大部份的酒莊一樣,生產一些比較便宜的葡萄酒賣到大賣場去,來提高酒莊的現金週轉率?為什麼不參加一些葡萄酒競賽取得獎項?來提高酒莊的知名度,而增加葡萄酒的銷售。」

他很簡短的回答:「只要堅持我做的是對的,確立好方向,世界終將看到我們!」當下真是讓我感動莫名。

Château de Gaure的葡萄園處於里莫法定產區,地理位置為200 – 300公尺的山上,大部份的葡萄園都以南向和東南向種植。地勢高而平均溫度低,但陽光充足且日照長,是種植白葡萄品種和黑皮諾葡萄的最佳氣候,其葡萄園的土壤有鵝卵石、礫石、黏土石灰石和一部份的紅土。

Château de Gaure酒莊所釀製的葡萄酒,我個人偏好他的三款白葡萄酒,這其中又以夏多內(Chardonnay)以及夏多內/莫札克(Mauzac)混釀的兩款葡萄酒,CP值較高,我自8月17日開瓶至本文截稿的8月28日,這10幾天來,香氣和口感的漸衰期為開瓶後的第3天,但至今香氣仍是多元,完全沒有酸敗的程度,品質相當的好。

另外,雖然他是有機葡萄酒,但是他的SO2(二氧化硫)含量更低於有機葡萄酒的法定規範,是屬於相當健康的葡萄酒。

 

Mas du Soleilla酒莊的堅持

這樣酒莊的堅持,相當不容易,在Languedoc Roussillon的諸多葡萄酒產區中,卻也有不少酒莊有著這樣傻呼呼的堅持。最近我又碰到了一個,就是位於AOP La Clap的Mas du Soleilla酒莊。

酒莊莊主兼釀酒師Peter Wildbolz釀的葡萄酒相當棒,不只是香氣多元、單寧細緻、開瓶後漸衰期長,同時也是低二氧化硫的健康葡萄酒(編註:台灣市場目前已由星坊酒業代理進口)。像這樣的酒莊,真是值得我們多多給與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