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m Montefiore:以色列葡萄酒 絕對值得一試

對許多葡萄酒愛好者來說,以色列是個陌生又難以歸類的產國,許多人甚至還不知道以色列也有生產葡萄酒。沒有喝過的人,對它感到好奇;喝過的人,則會驚訝於它普遍渾厚的酒體和口感。前幾個月,來自以色列《耶路撒冷郵報》的葡萄酒專欄作家Adam Montefiore,曾將多款來自以色列不同產區的紅、白酒,介紹給台灣的愛酒者,讓許多人驚豔不已!

Adam Montefiore是出生於英國倫敦的猶太人,並在當地踏入酒業相關工作。除了身為葡萄專欄作家,擔任多本以色列葡萄酒相關書籍的編輯,Adam同時也參與Hugh Johnson的《Hugh Johnson’s Pocket Wine Book 》、Oz Clarke的《Wine A – Z》等書籍的撰寫;也在葡萄酒大師Jancis Robinson MW的《The Oxford Companion to Wine》書中,負責以色列葡萄酒和猶太教潔淨酒(Kosher)的部分。

 

非「舊」也非「新」 而是「古世界」

由於以色列在地理位置上位居歐亞兩大洲之間,又是在二十世界才於戰火中建國(於1948年5月14日宣佈獨立,次年為國際承認),因此,許多葡萄酒愛好者常常搞不清楚,以色列究竟是屬於「新世界」或是「舊世界」產酒國,而在全球葡萄酒業界,這竟然也是個一直存有爭議的問題。

事實上,以色列的釀酒歷史,可上溯至聖經舊約時代,遠超過大部分的舊世界產國!因此Adam將之歸類為「古世界產區」。然而,以色列發展近代葡萄酒業,起步也卻較其他新世界國家都晚。不過以色列科技發展先進,幾乎所有大型酒莊的種植及釀造過程,都採用機械化和高科技取代,因而在短短數年間,以色列的葡萄酒就在國際間享有很不錯的評價。

葡萄酒界的教父級酒評家Robert Parker,就曾提出過非常正面的評價:「以色列葡萄酒表現得越來越好,當中也有一些超棒的酒!」

 

以先進科技 克服先天不足

以色列釀酒葡萄的種植總面積為5500公頃,採收期約在每年7月至11月,幾乎是美國加州兩倍長的時間。因為種植面積不大,境內大部分都屬於小而美的精品酒莊,重質不重量。酒莊的種植與釀造技術,結合古老傳統和現代科技,使以色列葡萄酒風格獨具。

特殊的地理環境和氣候,使以色列有別於其他葡萄酒產國,除了善用它獨特的自然氣候,也積極改造天然環境。因為沙漠佔據了以色列國土一半以上的面積,所以早在第一任總理Ben Gurion時期,就積極推動沙漠綠化,雖然產區普遍乾旱、炎熱,也不位在高緯度,但境內也有高海拔地區,且受到地中海洋流的影響,所以有種植白葡萄品種的條件。而氣候過熱的國家,大都難以避免葡萄過熟、酒精濃度偏高的問題,但以色列酒多半釀造得宜,使之有平衡的口感。

 

不但要拿高分 還要易飲

Adam Montefiore表示,以色列的葡萄品種非常多元,除了有國際品種,也有在地原生品種,如Argaman、Baladi Asmar等。因為以色列種植的葡萄品種眾多,不少釀酒師喜歡多方嘗試,將不同品種、比例的葡萄混合釀造,創造出獨特的「以色列風格混釀」(品種與比例大都與波爾多式混釀極為不同),口感意外均衡、飽滿,喝過的人幾乎都很喜歡。

 

別有興味的品飲經驗

在世界各地推廣以色列葡萄酒多年的Adam表示,對絕大多數葡萄酒飲用者來說,以色列都算是個比較新穎的產國,他認為以色列葡萄酒可以提供愛酒者一個新鮮的嘗試,而至今只要是喝過的人,大多數的回饋都很好。

他說,一直以來,葡萄酒界都渴望有更多不同的、新奇的嘗試,而以色列葡萄酒正好提供一個新鮮、有趣的選項,讓愛酒者選擇;台灣的飲用者不妨帶著輕鬆愉悅的心情來嘗鮮,相信會有個愉快的體驗。

 

本文摘至:酒訊雜誌第136期專題報導:名家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