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期 時人風雲 格蘭父子洪怡

酒業經理人素描系列002

理性與感性兼具的行銷高手

格蘭父子品牌行銷經理 洪怡

文/陳宜慧 攝影/陳俊谷

 

一身黑色洋裝優雅登場,格蘭父子品牌行銷經理洪怡第一句開場白卻是:「我看起來很膚淺,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她太明白,真正打動人心的從來不只是表面的美麗,而是日積月累的內在能量。

_DSC9308 (複製)

有種女生,從不是驚豔全場的聚光燈焦點,但她不浮誇,笑容可掬,言談間不經意流露自己對這世界獨到的觀點,喜歡跟人群接觸,面對工作有主見、保持理智,私下則多愁善感又柔軟體貼。

 

她是洪怡(Emma),去年甫接任格蘭父子品牌行銷經理一職,為標準的酒業新血,卻又是縱橫行銷界十年的高手。她喜歡歐洲勝過美洲,熱愛古蹟遠過血拼,旅行、電影、閱讀都是她生活的養份。至今,即便看過無數部電影,她仍能為「麥迪遜之橋」(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的情節感動不已,最近則沉迷紅遍歐美排行榜的「格雷的50道陰影」(Fifty Shades of Grey)。

                       Exif_JPEG_PICTURE    Exif_JPEG_PICTURE

酒量奇差  行銷一把罩

這樣的女子,你很難將她跟威士忌扯在一起,Emma坦承,自己確實酒量不好,在尚未踏入酒界前,光喝一瓶半的Smirnoff Ice就能吐個4遍。進入酒界前也曾深思熟慮,但她想嘗試酒類行銷的熱情從未湮滅,一旦有機會她一定得試試。於是當這一刻來臨,她揮別了工作長達7年的Levi’s,來到了過去一無所知的格蘭父子公司。

 

為此認真的她K了不少書,惡補什麼是單一麥芽,威士忌如何釀造。「酒業真的好好玩!我做了很多以前沒做過的事。」不只去了趟蘇格蘭,她也躬逢其盛遇上台灣少有的拍賣會,順利完成了格蘭菲迪Janet Sheed Roberts Reserve編號6號酒款(全球限量11瓶)的環保慈善拍賣會;也安排了百富50週年,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David Stewart) 所推出百富THE BALVENIE 50年單一純麥威士忌(全球限量88瓶珍稀酒款,台灣僅3瓶)的來台品酒活動。

20120626_格蘭菲迪慈善拍賣晚宴_合照 (複製)

Emma認為,酒業最有趣在於酒品的跨界合作,舉凡品酒會、精品、頂級餐廳、夜店、藝術家,無遠弗屆通通都可以跟酒發生關係。「酒業對我來說是個全新的嘗試,讓我的觸角能更多元地伸往不同面向的領域。」

 

自有主見  不喜歡將就

自法文系畢業以來,Emma待過汽車業、牛仔褲品牌、酒品行銷,她認為做一個成功的行銷人,必須具備敏銳的市場觀察力,因為行銷雖然大多靠理性的分析去支持,可是仍必須要有很多感性的層面存在,「你會很清楚知道你做出來的東西,如果自己都不愛,別人也很難喜歡。」因此,Emma認為,對消費者心理層面的掌控與觀察,以及瞭解市場脈動也是非常重要的。

 

大多數的行銷無可避免面對有限預算,以及人為干預,該如何在理性與感性間取得平衡?

 

Emma認為,這要靠自己掌握。這是所有行銷人都會遇到的問題,有10件事要做,預算就這麼多,判斷輕重緩急順序的能力很重要,做不了10件就要開始砍,並選擇其中效益較大的去執行。

 

另外,她認為自己在工作極為有主見,不喜歡將就,「對外的東西我無法將就,我知道搞不好根本也沒人會看到這句話,但我真的過不了自己那關。」因此,每個她經手的小至文字排版,大到活動細節,哪怕一點閃失,她都無法縱容連自己都無法說服的品質公諸於世。

 

百富 格菲 性格截然不同的男子

在她觀察中,格蘭父子旗下的格蘭菲迪與百富,正是兩名性格迥異的男子,格蘭菲迪外放、張揚,亮麗、奢華,做的每件事都要讓人家看到。而百富內斂、安靜,是個靜靜等待被發現的人,不說話時,即使他經過身邊你也記不起長相;也像一間小屋子,走進去才發現它深不可測的品味。

 

行銷觀點截然不同,如果要選第一支威士忌,那就非格蘭菲迪莫屬,是威士忌入門的最佳選擇,再加上它有年份的差異,可以讓飲者從12年、15年、18年一路往上走,直到不能再延伸時,便可以橫向移動喝百富。而百富不會是初學者的第一首選,但人們喝到這個品牌時,便會停住不動;它反而像威士忌玩家的終極版。

 

去年甫踏上蘇格蘭土地的Emma,在看遍各家酒廠後,印象最深刻是來到中小型規模的百富酒廠。有別於其他酒廠,百富有自己的大麥田,堅持使用傳統鋪地手工發芽,並擁有專業銅匠及桶匠等五大工藝。當她看見斯貝塞(Speyside)地區唯一仍在使用的塔型屋頂(pagoda),炊煙冉冉,想起堅持傳統的桶匠、銅匠在這科技飛快運轉的時代下,仍堅持從事勞力密集的手工業,如此信仰傳統執著於此,令她非常感動。

 

原來這麼多人喝威士忌啊?

跳入酒海作行銷後,Emma發現原來身邊有這麼多人在品味威士忌,她才深刻理解「喝威士忌的人這麼多,做廣告打不喝酒的人,打100次也沒有用,行銷是要找對的人,不是一個人自說自話。」

 

而同儕的影響力也非常深厚,因為這份工作,家裡開始有了不少酒,這下子只要登高一呼,酒友們便自動跑來報到,「我才發現這世界有酒真好,一點點酒精就能催化朋友之間的情感,讓我們變得更熱絡。」她說。

 

對於近期從歐美金融結構的崩解,一路延伸到台灣油電雙漲的經濟危機,是否會擔心對於烈酒銷售有影響?她認知的事實是:喝酒是種習慣,特別是飲用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族群有一定門檻,無法因為景氣不好忽然改喝其他酒種,因此即便轉移,也傾向飲酒地點的改變,比方說以前在酒吧、夜店,現在可能買回家喝;或者是年份差異,比如以前喝18年,也許現在改喝12年,但整體市場較不容易產生劇烈影響,相對衝擊較小。

 

Emma預計明年將計劃更多元的活動形態,讓格蘭菲迪多一點聲音,讓消費者認識它的個性,並突顯出品牌辨識度;至於百富則仍維持細水長流的行銷方向。對於踏入酒界僅一年半的Emma來說,未來還有很多機會在行銷活動上大展身手,好戲還在後頭呢!

 

_DSC9315 (複製)

Profile

出生:7月20日

星座:巨蟹座

興趣:看電影、旅行、閱讀

學歷:輔仁大學法文系畢

經歷:永業汽車行銷

      Levi’s行銷經理

現職:格蘭父子品牌行銷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