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訊雜誌第127期 全球唯一的首都產區 維也納 Vienna

優雅奧地利酒鄉 Part 2

全球唯一的首都產區
維也納 Vienna

文、攝影/ 屈享平 (部分圖片由AWMB 及進口商提供)

 繼上一期介紹「維也納葡萄酒節Vie Vinum」、奧地利葡萄酒歷史發展與法規,以及多瑙河畔的瓦郝河谷(Wachau)、克雷姆斯塔(Kremstal)與坎普塔(Kamptal)等知名產區。本期「優遊奧地利酒鄉Part 2」,則以全球唯一的首都葡萄酒產區:維也納為起點,依序走訪維也納東側的卡農頓(Carnuntum),以及中、南布根蘭等產區。。

 本文中的相關統計數據,皆由「奧地利葡萄酒推廣局」Austrian Wine Marketing Board(AWMB)所提供。

 

維也納作為奧地利首都,一向以歷史文物與音樂聞名,但是很多人雖然不止一次造訪維也納,卻從不曉得它本身亦是酒鄉,而且是世界唯一的首都葡萄酒產區。想走訪酒莊,從市中心搭計程車半小時即可抵達。

維也納的葡萄園主要位於市郊北側山坡,也就是多瑙河流入維也納都會區的附近,廣達612公頃。從位置略高的葡萄園往市中心看去,還可看到市內的現代化建築,沿多瑙河而下即是聯合國四城之一(另三座為紐約、日內瓦、奈洛比),多棟半弧狀的複合式建築群,提供了來訪旅人遊憩、參訪的素材。

 

維也納產區 混釀白酒見長

作為葡萄酒產區,維也納雖然紅白品種皆有生產,但長於白葡萄品種混調,當地法定產區管制名為「維也納混合種植法」(Wiener Gemischter Satz DAC),2013年成立,屬於不甜型白酒。

依照這個法定產區 管制規定,維也納白酒至少需要3個優質白葡萄品種互相混合,比例最高者不能超過50%,排序第3者不能少於10%。此外,這些葡萄必須同時收成,同時榨汁、釀造。通常來說,相混品種多以綠維特利納(Gruner Veltliner)為主。

想要更進一步追求出自維也納的精彩好酒,酒標上除了DAC字樣,如果還多加上了更精準的地名,像是比桑貝格(Bisamberg)、那斯貝格(Nussberg)等次產區名,更可體驗維也納葡萄酒的實力與迷人風情。

不過「維也納混合種植法」的酒款,目前在台灣市場尚難見到,酒商仍在評估市場的廣度與胃納能力。

市區乘車半小時直抵酒莊

今年維也納國際葡萄酒節諸多專題講座中,「維也納酒」協會(WienWein)主辦的特級園垂直品飲,精確展現了比桑貝格、那斯貝格產區內不同單一園的強大實力。講座主持人是威寧格酒莊(Wieninger)莊主威寧格(Fritz Wieninger),他經驗豐富且勇於創新,講座中提供試飲的混釀型白酒,陳年潛力極佳,而單一園Ulm更是壓軸好戲。此講座一票難求,許多人都是站在後排聆聽。

威寧格的葡萄園位在維也納北郊,結合了自然動力法與最新釀酒科技,他首次以蛋型發酵槽培養的塔明那(Traminer)品種白酒,自然酒取向,玫瑰香氣圓潤美妙,風味豐富而多層次。威寧格稱該款酒為:「25年釀酒生涯中,最滿意的作品。」

維也納產區從市中心叫計程車半小時內直抵酒莊,免租車、免衛星導航,就算一人獨行也很OK,酒莊之旅很少有如此簡便容易。建議來此自由行的旅客,在飽覽維也納滿滿的歷史文物之外,也應抽空走訪此一世界獨有的首都酒區,為行程留下醉意盎然的插曲。

 

遍地佳釀的國境之東

奧地利景色優美,西部湖光山色,旅人如織,但葡萄酒產區多在東境,即使距首都維也納相當近,甚至可租車前往,但這樣的田園美景卻常為遊客忽略,許多人去過奧地利,但卻很少喝過當地葡萄酒,殊為可惜。

位於維也納東南方的卡農頓(Carnuntum),自市區前往車程1小時可達。此一知名的紅酒產區位處奧地利邊境,再往東行則進入斯洛伐克。

就品種而言,本產區以在地的茨威格(Zweigelt)為主,也有個性多元的藍弗朗克(blaufrankisch)。除此之外,國際品種的梅洛(Merlot)、希哈(Shiraz),亦有不錯表現。

茨威格易植、早熟,釀出的酒柔軟而富草莓味。卡農頓的Christine & Franz Netzl酒莊即長於此一品種,酒的表現圓熟而富層次。白葡萄品種方面,酒莊亦有綠維特利納與夏多內,或許有人擔心此地夏天過熱,酒失去了最重要的酸度,不過卡農頓北臨多瑙河,南接諾伊齊德勒湖,兩塊水域充分調節了此區氣候。

 

藍弗朗克品種 表現多元

藍弗朗克(blaufrankisch)品種依葡萄園位置與酒莊風格不同,可以釀成各種性格的酒款。Muhr-VanDer Niepoort酒莊位在史畢格(Spitzerberg)的葡萄園,可以釀出介於黑皮諾與希哈之間的優雅酒款,明亮的莓果味之外,兼有前者的細緻與後者的辛香,徹底展現了藍弗朗克多元而迷人的身段。

往南到了中布根蘭(Mittel burgenland),隨著氣候轉暖,藍弗朗克的表現則愈來愈像溫暖產區的希哈。維也納國際葡萄酒節以此開出專題品酒會,試飲的藍弗朗克酒款,讓人感覺彷彿來到南澳的巴羅沙。

藍弗朗克在德國與匈牙利等地亦有種植,不僅名稱不同,表現亦截然不同,這也成了另一場專題品酒會的主題,由此或可預見,藍弗朗克將是奧地利紅酒的未來。

 

與TBA同級的貴腐甜酒

再往南行即是南布根蘭(Süd burgenland),這裡主要的法定產區是Eisenberg DAC(冰堡),台灣可見的Groszer Wein酒莊即有此品項,頂尖酒款以名園Saybritz的60年老藤領軍,將當地法定產區的指定品種藍弗朗克表現得極有層次。

該酒莊亦產白酒,混合種植法(GemischterSatz)的酒款表現不錯。值得一提的是不市售的白皮諾,陳年後風味悠長,餘韻甚佳。來自薩爾斯堡的莊主康沛風(Matthias Kron)中文流利,多年前經商時即與台灣結緣。

在奧地利今年修訂的葡萄酒法規中,位於諾伊齊德勒湖西側的產酒區域,原名將會取消,將一律稱之為布根蘭,但法定管制產區DAC可沿用舊名。

這次的修法中,特別將Ruster產區的甜酒Ausbrush給予正式法定地位,爾後Ausbrush此字僅限用於Ruster產區,等同於逐粒精選貴腐級的甜酒(Trockenbeerenauslese, TBA)。

當地此類酒款的代表性酒莊,首推Heidi Schrock。他們的的甜酒酸度活潑,陳年後質感豐富且多層次。以Furmint品種釀的不甜白酒,亦有不錯的燧石表現。

 

奧地利葡萄酒在台灣

奧地利葡萄酒近年在政府有系統推動下,外銷大幅成長,台灣近年來也有酒商引進奧地利酒,品項多以高單價的優質酒款為主。

以2014年為例,根據官方統計資料,奧地利葡萄酒出口台灣約1.6萬公升,平均價格9.83歐元;同年奧地利酒出口量達4958萬公升,平均2.92歐元。可見台灣市場占奧地利酒的出口量極少,僅約0.03%,且品項集中在高價位酒。

再以鄰國新加坡作比較,奧地利酒出口新加坡每年約4.2萬公升,價格約7.59歐元,可見台灣市場在量的方面,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目前,台灣約有10多家奧地利酒進口商,主要的進口產區,以下奧地利的坎普塔、瓦郝兩區為主,布根蘭也有不少品項。酒商所選酒款皆來自素有名聲的生產者,質優價高。

台灣進口的下奧地利主力品項是綠維特利納所釀成的白酒,布根蘭則以紅酒與甜酒為強項。綜合而言,奧地利酒在台灣多被歸屬於德國酒系,特別是兩國皆長於富酸度的白葡萄酒。

放眼歐盟以外世界市場

事實上,無論從歷史、地理,甚至語言等角度,奧地利酒確與德國酒緊密相關。奧地利酒最大出口對象就是德國(3500萬公升),占了總出口量七成左右。奧地利的葡萄酒法規也是移植自德國,直到2000年後的多次修法,像是2003年啟動的「法定產區管制」(DAC),以及今年出現的氣泡酒三級制等,終於逐步讓奧地利酒有了自己的法規體系。

就酒本身而言,奧地利酒在2015年因歉收,加上德國氣泡酒與桶裝紅酒市場低迷,整體表現較前一個年份衰退,也終止了連續8年的成長。2016年本有好的開始,但4月底的晚霜,5月底的冰雹,都對葡萄造成巨大傷害,影響最巨的是南方的施泰爾馬克(Steiermark)與南布根蘭(Südburgenland),特別是後者因冰雹之故,收成可能不及歷年均值的一半。

但即使如此,維也納葡萄酒展的規模日益龐大,參展酒商與買家也是同步增加。它不僅成為了東歐新銳酒款進入世界的門戶,同時奧地利酒本身,也希望藉維也納葡萄酒展,更進一步地擴展歐盟以外的世界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