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訊雜誌第128期 白水芳華唐惠桓 搞怪有理!

天馬行空玩創意 中式白酒出藍海

白水芳華唐惠桓 搞怪有理!

白水芳華,一家位於宜蘭的迷你酒廠,如何在網路社群上不斷創造話題、
走出別人無法模仿的風格?

文/林政緯 攝影/羅啟仁 照片提供/唐惠桓

 

在台灣所有的民營酒廠中,白水芳華絕對是最特別的存在,它的魅力不僅令高粱酒老饕折服,甚至還吸引了威士忌玩家的注意。白水芳華第二代傳人唐惠桓,靠著無師自通的實驗精神,自成一套的獨特釀酒哲學,將中式烈酒玩出了新創意。

 

白水芳華 源自金門老字號

白水芳華酒業成立於2006 年,但是它的前身卻可上溯到60 多年前,金門18 家民營酒坊中最大的泉茂商行,是釀造糯米酒、地瓜酒和高粱酒的老字號。1952 年,金防部司令官胡璉以戰地需要為由,籌建九龍江酒廠(金門酒廠),並禁止民間私人釀酒,泉茂商行遂黯然走入歷史。

直到2002 年, 台灣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政府廢除菸酒專賣制度,開放民營酒廠設立,唐惠桓的父親唐敏捷決定復興家業,著手進行製酒的研究規劃。2006 年,選定好山好水好的宜蘭,設立白水芳華酒業,取「白水為泉,芳華茂盛」之意,承續先祖釀製好酒的精神。

 

 

唐惠桓:「 我想給酒更多發展的可能性。」

 

唐惠桓的父親是國立藝專(今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科國畫組第一名畢業,他將酒標結合國畫和書法的作法,為中式烈酒的包裝開創了嶄新的風貌,成為白水芳華產品的一大特色。

 

小酒廠生存之道:求新求變

唐惠桓原本從事景觀工程、庭園造景的工作,白水芳華成立之時,他就回來開始幫忙製酒。2008 年,由於父親年事已高,體力越來越難負荷製酒工作,唐惠桓遂辭去工作,從父親手中接下酒廠,成為白水芳華第二代傳人,一個人包辦所有的釀酒製程。

唐惠桓表示,白水芳華的製酒理念有四大原則:不加糖、不加食用酒精、不加人工香料,只使用第一道原料製酒。

唐惠桓並不是一個墨守成規的釀酒師,除了堅持這四大原則之外,他的作品從來就不受傳統框架的束縛。他認為,像白水芳華這樣的小酒廠,不能隨波逐流,盲目追隨市場主流品牌的口味和路線,必須要求新求變,不斷推陳出新,才能生存下去。

當他剛開始接手酒廠的時候,為了突破銷售困境,尋求改變的方向,他決定要搞懂消費者的想法和喜好。於是,他花了2 年的時間四處擺攤賣酒,不管什麼會展活動都參加,親自了解人們對於高粱酒的意見。這個經驗讓他重新思考固態白酒的本質,決心研發不一樣的新產品。

 

自由玩釀酒 創意不受限

「人們常說知難行易,或知易行難,但我認為不做最難。」唐惠桓說:「我是行動派!只要想到什麼就會去做。」
不喜歡被拘束的唐惠桓,高中沒有畢業,就出來做工、學造景,還自己學會了電腦製圖。他喜歡自己動手做,從做中學,不僅自己研發麴塊,還自己改裝蒸餾器。

熱衷於釀酒實驗的他,常有許多天馬行空的想法,例如將紅棗、馬告(原住民常用香料)加入高粱酒,或是把高粱酒放入紅露酒甕和紅葡萄酒桶中熟成,使用鳳梨酵素發酵的高粱酒放入波本桶熟成⋯⋯都是他眾多的創意實驗之一。

那實驗失敗的酒怎麼處理?拿去丟掉?重新蒸餾?「都不是!」唐惠桓表示:「任何實驗結果都不會捨棄,我想給酒更多發展的可能性。」常被消費者問到最喜歡什麼酒,他總是回答:「我沒有最喜歡的酒,只有不同的感受和感動。」因為無論什麼風味的酒,也一定有客人會喜歡,所以他絕不固執己見,從不將自己的喜好排第一。

去年,唐惠桓還獨自開發了600ml 的迷你橡木桶,並開放消費者購買,讓人在家也能玩釀酒實驗。他將廠內各種中式烈酒放入迷你橡木桶熟成,由於熟成速度很快,每天都有不同的風味變化。唐惠桓笑說:「你不覺得這就像是在玩寶可夢?」

經營網路社群 打響品牌

即使研發出許多創新風味的中式烈酒,如何行銷仍然是一大問題。對此唐惠桓不禁感嘆:「台灣酒廠沒有公會,只有酒商公會,沒有人可以幫民營酒廠發聲,而政府不僅放任社會妖魔化酒類,還限制網路賣酒,扼殺小酒廠的生存空間。」

唐惠桓只有自立自強,想辦法利用網路的力量宣傳白水芳華。2009年8月,他在網路論壇成立了「老石頭族」家族,之後更在臉書和LINE 經營社群,定期舉辦品酒會,分享最新作品,逐漸累積了一群死忠粉絲。

現在白水芳華只要一有新品上市,往往很快就被搶購一空,因為大家都知道白水芳華的產量很小,一批只有100 多瓶,而且每個批次的味道都不一樣,一旦錯過,未來也不可能再買到相同味道的產品。

談到關於未來的計劃,他一派率性地說:「未來沒有什麼計劃,我自己也不知道未來會怎樣,因為每天都有新的想法、新的發現,我只要想到就會去做,創新不應該有包袱和限制,沒有計劃就是我的計劃!」


 

Prole 唐惠桓

生日:1971 年
興趣:騎單車、魚菜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