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訊雜誌第129期 舊世界、新世界 差異何在?(上)

葡萄酒傻瓜 Vs.小平老師

舊世界、新世界 差異何在?(上)

文/屈享平 口述,黃愷苓 整理  圖片/酒訊雜誌

 


凡是喝葡萄酒的人都知道,全世界葡萄酒品種多、產區多、釀法多、特例多,想要搞懂葡萄酒,真是困難重重。雖然有人說「喝它就是認識它唯一的方法!」但這只是強調實際體驗的重要性,品飲葡萄酒若是沒有足夠的知識架構作支撐,終究是難以登高望遠。

《WSD酒訊雜誌》邀請葡萄酒達人屈享平(HP),針對葡萄酒傻瓜提出的各種白癡問題,作淺顯易懂的解說。讓剛剛接觸葡萄酒的讀者,也可以輕鬆學到一些有用的知識。

「在葡萄酒的世界裡,永遠沒有蠢問題!」,所以,歡迎讀者踴躍提出各種有關葡萄酒的傻問題,e-mail到[email protected]信箱,WSD編輯部會在歸納相關的問題為每次的主題,再一併請HP老師幫忙解答。

 

 

我們常常可以聽到關於葡萄酒的「舊世界」、「新世界」這兩個名詞,究竟兩者在地理上怎麼區分?新舊世界釀造的葡萄酒差異又在哪裡?小平老師將分上、下兩期,為讀者解惑。

 

Q:在賣場的葡萄酒陳列櫃上方,常常可以看到「舊世界」、「新世界」的標示,究竟兩者有何分別?

A:如果用非常簡單的話來說,或許大家一下子就可以明白,「舊世界」代表歐洲釀造葡萄酒的國家,而歐洲以外的葡萄酒產國則稱為「新世界」。

再仔細一點來說,舊、新世界是一種概念,也就是舊世界國家即是全世界較早釀酒的葡萄原生產地,而新世界的葡萄品種大多是由舊世界國家移入,這與歷史上的移民史有關。以這個角度來看,舊、新世界的區別,剛好也正是全球葡萄酒產業發展的歷史。

 

Q:新舊世界在採收、釀造方式上有差異嗎?

A:有時會聽到關於「舊世界用人工採收,新世界是機器採收」的說法,其實並不盡然正確。舊世界有些面積很大的葡萄園,隨著科技進步,也採用機器作業的方式採收及釀造,這麼做才是符合經濟效益的。反之,新世界有些較小的酒莊或是海拔較高、坡度較陡的葡萄園,也會採用人工採收的方式。

基本上,現在舊、新界在採收和釀造方式上,並無太多差異。

 

Q:新舊世界在產區氣候、種植風土上有何差異?

A:由地理上來看,舊世界葡萄栽種的區域緯度較高,氣候較涼爽;新世界葡萄栽種的區域有些是位在緯度較低,氣候較炎熱的地方。而葡萄大多適合生長在較涼爽的區域,早期許多強盛的國家都位在緯度較高的歐洲,所以就歷史角度來看並不難了解舊世界栽種葡萄的歷史比較悠久,所以稱為「舊」。

葡萄酒發展至今,氣候上的差異已漸漸不那麼絕對,而且移植葡萄栽種的新世界國家,也會選擇海拔較高、氣候較涼爽的地區栽種。

關於風土比較特殊有名的例子,就是19 世紀歐洲葡萄根瘤蚜蟲病的爆發,幾乎毀掉了所有的釀酒葡萄,到了19 世紀晚期,歐洲估計有2/3到9/10的葡萄園被毀。反而是新世界的智利,由於地理位置特殊,與世隔絕的自然環境,抵擋了葡萄根瘤蚜蟲病的侵害,所以舊世界很多葡萄品種即是當時在智利被保存了下來,後來再移植回舊世界栽種。

Q:新舊世界在酒標上有明顯差異嗎?

A:原則上來說,舊世界酒標的呈現以區域、酒莊為主,標示的想法是地理觀念,屬地主義;新世界酒標標示則多以葡萄品種為主。

會有如此區別的背景因素,主要是舊世界國家釀造葡萄酒歷史比較悠久,對於特定栽種區域的葡萄該是什麼樣貌和口感,有一定的生產紀錄、法規和經驗;新世界則因釀造歷史較短,許多栽種葡萄的地區或地名相對無人知曉,新世界國家為了市場銷售,必須與舊世界酒標標示有不同邏輯。

有些人會認為舊世界酒標標示較多細節,新世界酒標比較具有創意。會造成一般人有這樣的想法的原因,在於舊世界對於葡萄酒釀造的法規規定比較細節化和繁瑣,在酒標上需列出莊園、等級等;相對的,新世界對酒標的規範普遍沒有這麼多,所以在整體的呈現上,在很多新世界的酒標上可以看到大面積的圖案。

 

Q:新舊世界法規、分級的差異,是不是有很大的不同?

A:大體而言,舊世界的法規繁複,著重細節的規定;新世界法規相對來說較寬鬆,限制不及舊世界多。

舊世界的葡萄酒釀造法規,從種植、採摘、壓榨、發酵、調配到陳釀等各個環節都規定得非常詳盡,分級制度的條件嚴苛,崇尚傳統;新世界也有相關法規規定葡萄酒的釀製,但若與條件與細節嚴格、繁瑣的舊世界法規相比,的確顯得比較寬鬆,而且新世界一般無分級觀念,葡萄酒的品質和價格不會因為分級制度而有較多的保證。

 

Q:那麼新舊世界的葡萄酒,在風味上是否有些明顯的差異?

A:常聽到的說法是舊世界的酒口感清爽,比較內斂;新世界味道奔放,果香濃郁。會有這樣的認知和感覺,和葡萄的栽種區域有關,前面我們提到舊世界栽種區域緯度較高、氣候涼爽,自然口感清新、感覺內斂;新世界栽種區域有不少都靠近赤道,氣候炎熱,所以釀造出來的葡萄酒口感濃郁、奔放,這是自然地理條件影響的結果。

但是有些舊世界地區,像是南法,其實氣候也很炎熱,釀造出來的葡萄酒也會有濃郁豐富的果香;新世界有些國家會選擇坡度高、臨海的地區栽種葡萄,自然也可以釀造出風味內斂清爽的葡萄酒。所以關於舊、新世界風味內斂、奔放的二分法大多為刻板印象,不是那麼絕對。

近年來隨著科技進步、農業發展,舊、新世界彼此之間的差異也越來越模糊,而有漸漸向中間靠攏的趨勢。


屈享平 (HP)

葡萄酒講談社 社長 (網站/布落格/臉書)、台灣侍酒師協會 監事、葡萄酒自由作家 文字散見

《商業周刊》等媒體、《Decanter 中文版》 前副總編輯.主編

主講/主持人/翻譯:2015 Gambero Rosso 大師講座、2015 隆河 專業講座、

2014 智利葡萄酒展 大師講座、2013 法國食品協會 酒展講座、2012 納帕谷葡萄農協會 訪台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