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訊雜誌第128期 日本酒代理 經營大不易

「日酒」見人心  路遙知馬力

日本酒代理 經營大不易

因為與日本淵遠流長的關係,台灣一直是日本清酒與燒酎的重要海外市場,然而台灣的關稅法規對進口清酒並不算友善,使得一些有心經營的台灣代理商,在高關稅與平行貨的夾擊之下,苦不堪言。

文、圖/老瓜

 

台灣的日本酒(清酒)市場近幾年呈現持續升溫態勢,前景看似頗為樂觀,但是不少進口商卻大嘆經營不易。酒藝商貿公司的老闆Kenny楊凱程指出,日本酒在台灣的市場一直都零零散散存在著,但是很少有進口商是專門經營,多半是將它當作日本進口食品的配角,而這幾年雖然增加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日本酒代理商,但仍在良莠不齊的狀態中磨合著。

 

台灣日本酒市場的亂象

而使這種狀態無限延長的原因,正是台灣人的消費習慣:「知名品牌的一定好」、「我只喝大吟釀等級的」、「台灣的清酒價格幾乎是日本3倍,我買不下去」等等,而其中最大的問題,莫過於「台灣人不愛在台灣買日本酒」。

因為台日之間交通相對方便,以及長久以來「品質最好的日本產品,只會留在當地而不外銷」的刻板印象,很多消費者飲用的酒,甚至是許多居酒屋販售的酒款,往往都是自己或委託朋友自日本帶回來的,這種看似分散而小量的「水貨」,其實累積起來對產業的衝擊也是很可觀的。

 

進口清酒關稅居高不下

造成進口清酒價格過高的原因,主要源於政府的農業保護政策,導致進口米製酒類關稅居高不下,也讓單幫客有高利可圖,使得市場水貨充斥,壓得正規代理商抬不起頭。

至於清酒類的關稅稅率有沒有可能調降呢?短期內似乎看不到這樣的可能性!

根據財政部關務署的說法(資料來源:國發局法規建言平台https://goo.gl/urc5FH):「日本酒之關稅稅率係我國加入WTO時,與日本諮商所決定,按日本清酒與泡盛均為米製酒,燒酒則以米或麥為原料,其與同性質之「穀類酒」、「米酒」等米穀酒類之稅率一致。

基於稻米屬我國農業之敏感項目,目前國內自製清酒及燒酒所需之米原料為庫存公糧稻米之重要銷售管道,經洽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表示,若調降日本米製酒類之進口關稅稅率,對我國產酒類及政府庫存米之銷售量將有所影響,現階段擬不調降進口關稅稅率。」

 

進口商少有代理權保障

除此之外,日本酒造的商業合作習慣也衝擊著代理商,Kenny表示,
許多酒造並沒有與代理商簽約的習慣,大多是不成文的以合作意向為基礎往來,甚至有許多酒造是不直接與國外進口商接洽的,他們只透過日本國內中盤商銷售產品,進口商只能與中盤商進貨,也就沒有代理權的保障。

雖然大部分的日本酒造頗重視口頭承諾,也確實不會將貨出給代理商以外的機構,但畢竟沒有白紙黑字清楚的合約,仍不時地發生平行貨的戰爭,而辛苦經營品牌的代理商也只能吃悶虧。

在多重因素夾擊之下,許多的進口商為了求生存,也無法專心
經營日本酒,更遑論對於品質的把關了。

 

網路賣酒平台亦敵亦友

另外,未來可能對台灣日本酒市場造成挑戰的就是網路市場,目前酒類電商相關法規雖未正式立法,但像是Sake Plus、SAKEMARU等網路賣酒平台仍然相繼成立,利用會員服務與線下作業規避現有的法規,讓消費者可以更方便且更多元的選擇酒款。

Kenny直言,現下這些平台的出現,對消費者是好事,可以讓資訊更透明,消費更便利,但是在目前的法規與市場生態下,對代理商是很大衝擊,因為這些平台往往直接透過日本中盤商取得貨源銷售,甚至有些日本酒造本身都不知道,自己的酒已透過這些平台銷往台灣,代理商更不清楚有多少自己代理的產品被電商平行銷售。或許,未來市場可能出現的局面,就是競爭力不夠的代理商逐漸被淘汰掉。


 

身兼日本酒學講師、酒匠與酒商

Kenny的清酒之路

酒藝商貿公司的老闆Kenny楊凱程,是國內少數同時擁有日本酒學講師、酒匠等多重身分的酒商,原本只是愛喝日本酒,卻意外的轉向酒商之路,並秉持著「想要讓消費者用合理的價錢與愉悅的心情,喝到更多好喝的日本酒」的信念而努力著。

因為對戲劇有著濃厚的興趣,又為了喜愛的動漫與電玩而學習日文,Kenny總是戲稱自己是「台大化學系日文組,主修戲劇」。初入社會時,Kenny對酒並不特別感興趣,對他來說,酒只是紓壓的杯中物,直到輾轉做了幾個工作後,決定到日本酒鄉新潟縣的國際大學進修MBA,才種下了日後走上日本酒之路的因緣。

 

啟蒙是日本酒專老闆

國際大學位處偏鄉僻壤,附近只有一間酒類專賣店「金田屋酒店」,金田屋的老闆總是娓娓道來每款酒的故事與靈魂,細細地解說不同酒款的風味和品飲方式,有著扎實的酒類知識,並且非常認真地把關於酒的一切傳達給客人,讓原本只是愛喝的Kenny,開始有了想要鑽研日本酒的念頭。

回到台灣後Kenny並沒有馬上進入酒業,也沒有這個念頭,直到在本行積攢了一些資本後,因緣際會下為了幫忙朋友賣日本酒,才設立了公司、申請了酒牌,一頭栽進了代理日本酒的行列。幾乎是在同一個時期,Kenny也一口氣取得了酒匠與日本酒學講師的資格,也是台灣目前僅有的二位酒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