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訊雜誌第130期 台灣第一間單杯Sake Bar──心白

七年級老闆的勇敢夢想

台灣第一間單杯Sake Bar──

心白

曾去過日本旅遊的酒友,大多都很羨慕當地許多的
立飲、單杯或喝到飽的Bar,能夠用划算的價格,
一次品嘗到許多種類的酒品,但為何這樣的模式在
台灣卻看不到呢?

文/老瓜  圖/心白提供

想要在台灣經營日本酒,首先要面對的是讓人頭痛的高關稅門檻,至於以日本酒為主的即飲通路,面臨的挑戰就更多了,許多人抱著觀望的態度等待法規開放再說,沒想小小的「心白Shinpaku bistro & bar」大膽地率先踏出了這一步。

酒米中的「心白」                   

店名「心白」的意義,是指用來釀製清酒的酒米中心白濁的部分,所含越多越能釀出好酒,取其「酒米精華」之意,勉勵自己努力持續經營日本酒的即飲市場,提供不輸於日本在地的消費體驗,而最中心的理念,則是希望營造一個舒適、低負擔的飲酒空間,讓消費者想放鬆喝一杯時不需考慮太多,而不是特別想要慶祝時才來的特殊場所。


地酒不一定要配地餐

創業之初,「心白」的年輕老闆溫品自想要開的原是居酒屋或餐廳,也因此開了單杯Sake Bar後,下酒菜自然是不可或缺的綠葉,不過心白的搭酒菜肴不太一樣,竟然是義式料理!

溫品自說,其實他並沒有特別想和一般的日式居酒屋作區隔,純粹是因為喜歡義式料理進而形成的一項特色。而道地義式料理強調的食物原味,和日本清酒結合出的特殊風味,打破了「地酒最好搭配地餐」的刻板印象,也貫徹了他「輕鬆吃、輕鬆喝」的中心思想。


單杯酒的銷售與保存

販賣單杯日本清酒,最困難之處在於保存,日本酒在溫控上是非常講究的,且即使未開瓶,它的最佳賞味期限也比葡萄酒還短;面對這樣嚴苛的條件,挑酒的眼光就顯得相對重要。溫品自堅持每款酒都要親自試喝、然後觀察開瓶後存放數日後的狀況,才決定是否進貨。而且他堅持不壓量,每款酒都是少量進貨,以維持酒單的多樣性。

在維持單杯酒款多樣性與成本壓力的兩相權衡下,「心白」採用每週更換式的酒單,當然,這就非常考驗銷售功力與節奏,賣得太快就得多開一瓶,便可能無法在當週內把新開瓶的酒賣完;賣得太慢不僅造成保存上的困難,也會形成難以維持每週更新的惡性循環,在創業初期便採取這樣大膽的經營模式,著實讓人為他捏把冷汗。

 

 

立體的酒單牆

寫在牆上的酒單不稀奇,把酒瓶黏在牆上的立體酒單才叫創新。

因為需要每週更換酒單,在成本考量上自然難以印製紙本的酒單,比起只是把酒單寫在黑板牆上,放上真實的酒瓶更能吸引目光又一目瞭然,不僅親切感大增也創造話題,同時也非常環保。

 

Sake Bar市場的白老鼠?

開業只有半年的「心白Shinpaku bistro & bar」,很幸運的營運初期都還能打平開支,俗話說「成功易、守成難」,接下來的日子才是真正的挑戰,在嚐鮮客逐漸減少之後,它的每週輪替酒單模式,是否能為台灣的Sake Bar市場打開一條道路?許多人都在持續關注!

 

溫品自  補教老師轉戰清酒吧

「心白」的老闆是民國79年次的溫品自,今年不過27歲。他從台大哲學系還沒畢業時,就已經在補習班任教,五、六年期間積攢了不少創業資金,因為下班後經常去居酒屋吃宵夜,在居酒屋老闆的推薦下而喜歡上日本酒,並開始深度的鑽研知識,進而想要創業,用面對面的方式在第一線教育消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