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訊雜誌第132期 斐思衛 神奇的蘇格蘭DNA

在台灣才學會喝Scotch Whisky
保樂力加品牌大使Stuart Fear

斐思衛
神奇的蘇格蘭DNA

文∕林政緯 攝影∕羅啟仁 照片提供∕斐思衛

 

如果在威士忌品酒會上看見斐思衛,可別因為他的外國面孔而裹足不前,你可以直接上前打招呼,不會講英文也沒關係,因為他的中文可是十分流利呢!

「你好,我叫Stuart,你也可以叫我『地瓜』。」從去年9月開始,在許多品酒活動的場合,都可以看見Stuart Fear斐思衛的身影,在一群台灣人中,一個外國面孔十分引人注目。原本以為他只是一般的威士忌愛好者,經過攀談之後,才發現他就是台灣保樂力加新任的品牌大使。

 

從英國來台學中文

斐思衛的中文相當好,說話還很有台灣人的腔調,原來他18歲時在倫敦念書時,心裡一直想到外國遊歷,起初打算去中國或日本遊學,但最後採納了來自台灣朋友的建議,並說服了父母,在2007年到台灣遊學2年,先後在花蓮、台中住過。

很多人都很好奇,為什麼他外號會叫「地瓜」?斐思衛笑說,因為剛來台灣的時候,第一次嘗到的小吃就是炸地瓜,覺得非常好吃,連續三天都買炸地瓜來吃,於是「地瓜」這個外號便不脛而走。

斐思衛回英國不到一年,決定再次到台灣求學,因此他在2010年申請就讀政治大學中文系,四書五經、歷代詩詞文學都沒少念,不僅練就一口流利的中文,連中文字也看得懂。

 

在台灣愛上威士忌

斐思衛大學畢業後,決定繼續留在台灣,於是找了一份文字翻譯的工作,同時開始接觸台灣人最愛的洋酒――蘇格蘭威士忌。

他對威士忌產生興趣,是因為父親的一番話,「爸爸告訴我,威士忌不是只有一種味道,它的味道非常豐富,有木頭和各種甜香,所以我就開始去買威士忌來喝。」

斐思衛的父親雖是英格蘭人,但外婆卻是蘇格蘭人,所以他的體內也流著蘇格蘭血液,小時候幾乎每星期都會去母親在蘇格蘭的娘家。

斐思衛說,雖然蘇格蘭威士忌名聞天下,台灣人也趨之若鶩,但是英國人卻不太買單。「其實,你在英國不會覺得大家很愛威士忌,人們都喝啤酒或伏特加比較多,可是台灣人特別喜愛蘇格蘭威士忌,平常吃飯都在喝,這讓我覺得很驕傲,有一種愛國情懷油然而生。」他笑著說。

 

興趣變工作 得償所願

在異鄉找到對故鄉文化熱情的斐思衛,決心好好學習威士忌,他透過網路找到一些威士忌社團,根據網友的推薦來買威士忌,還參加社團的品酒會,一頭栽入威士忌的世界。

後來,他甚至試著自己舉辦品酒會,介紹蘇格蘭各產區的威士忌,「我比較喜歡講一些小酒廠,我覺得威士忌的故事真的很有趣,所以喜歡分享關於威士忌的人和故事。」

斐思衛原本並不知道有威士忌品牌大使這樣的工作,還是透過朋友的介紹,才決定去應徵台灣保樂力加品牌大使的職缺。他先在台灣面試,之後又再回英國進行第二輪面試,去年8月終於獲得這份可以讓他充分揮灑熱情的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這份品牌大使的職位,其實是起瓦士兄弟(Chivas Brothers Ltd.)兩年前所提出的計畫,目的是訓練一批品牌大使,派駐到世界各地去推廣蘇格蘭威士忌。所以斐思衛雖然在台灣保樂力加工作,實際上卻是隸屬於起瓦士兄弟的員工。

 

台灣人真的很懂威士忌

斐思衛表示:「我如果沒有做這個(品牌大使)工作,還是會繼續辦我的品酒會,因為這就是我的嗜好。」

斐思衛對威士忌有著極大的熱情,但台灣人對威士忌的狂熱也不遑多讓,令他印象深刻。「台灣市場太特別,人們對威士忌的知識了解太深、太多了,品酒會都很認真聆聽,而且還會提出很多問題,例如:酒心切取的範圍、林恩臂的角度、橡木桶的熟成、最適合品飲威士忌的室溫……等。」

台灣消費者的各種專業問題,不禁讓他感到有點壓力,也激勵他要更用功,把握每次去蘇格蘭受訓的機會,向格蘭利威全球品牌大使Ian Logan、格蘭利威首席調酒師Alan Winchester學習威士忌,他也期待自己將來可以跟消費者分享更多有趣的、不為人知的威士忌故事。

斐思衛:「台灣是一個非常適合學威士忌的地方,可以說是威士忌的天堂。」


 

Profile
Stuart Fear斐思衛

生日:1987年
星座:天秤座
學歷:政治大學中文系
興趣:品酒、冰上曲棍球、重金屬音樂、刈包
最喜歡的威士忌:格蘭利威2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