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最遙遠神秘的島嶼 島嶼之王 吉拉單一麥芽威士忌

蘇格蘭最遙遠神秘的島嶼 島嶼之王 吉拉單一麥芽威士忌
尚格酒業奚大寧董事長與活潑的吉拉女孩於活動背板前留影


吉拉島,是英國大文豪喬治歐威爾筆下蘇格蘭最遙遠神秘的島嶼,
更是威士忌品酩者心中一塊不可等閒視之的聖地。
島上唯一一家蒸餾廠所生產的吉拉單一麥芽威士忌,
2016獲得IWC( International Whisky Competition)以及WWA( World Whisky Award)
島嶼區年度最佳單一麥芽威士忌,
自蘇格蘭眾多島嶼區威士忌中脫穎而出,島嶼之王的稱號可說是實至名歸。
吉拉島距離蘇格蘭本島雖僅數十公里,然受限於地貌與天候的影響,
成為文人墨客口中最遙遠的神秘島嶼,更造就了吉拉島島民堅毅不拔的個性、
特立獨行的性格與神秘圖騰的信仰。
不可向邇的島嶼、不願從眾的個性、不想簡單的態度、
不可侵犯的信仰,彷彿靈魂般貫注在島上蒸餾的威士忌,
因而創造島嶼區最特立獨行的威士忌,
島嶼之王─吉拉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

尚格酒業「吉拉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品酩會」現場活動照之四

吉拉島的蒸餾歷史可以追溯至17世紀初期,當時吉拉蒸餾廠雖然尚未建立,
但島民卻早已開始應用蒸餾技術釀製烈酒。
然而,由於當時蒸餾酒類屬於非法的行為,因此島民們都是躲在野外的山洞裡進行私釀,
利用剩餘的農作蒸餾烈酒,充分發揮農作效益同時也一解口腹之慾。
直到1810年,當時的吉拉島領主Campbell家族建立了現今廣為人知的吉拉蒸餾廠,
正式開啟吉拉單一麥芽威士忌超過200年的輝煌傳奇。
然而,由於吉拉島地理的阻隔,加上19世紀末經濟的蕭條與戰亂的影響,
吉拉蒸餾廠於1901年歇業;甚至在1920年代,為了避免政府的持續課稅,
吉拉蒸餾廠甚至把屋頂都拆了,只為表明這棟建築已經沒有任何生產價值了。
事情走到這一步,照理來說故事應該是要完結告終了。
但是,Diurachs(吉拉島民的自稱)從來就不是隨便放棄的人!
吉拉女孩介紹吉拉島遙遠而神祕的地理位置,並展示著代表吉拉島民的吉拉16年單一麥芽威士忌

1960年代,為了重拾過去光榮的釀酒歲月並幫助漸趨凋零的吉拉島經濟,
兩位Diurachs,Robin以及Tony決定重建吉拉蒸餾廠,
並在建築師William的幫助下,吉拉蒸餾廠終於在1963年,
歇業超過60年後重生復活了!重生固然困難,
但這對Diurachs來說是不夠的,他們要的是有如浴火鳳凰般的華麗重生。
雖然距離艾雷島僅一水之隔,雖然放眼蘇格蘭島嶼區泥煤風味似乎是不可違逆的法則,
但對於吉拉來說,沒有甚麼事叫作一定,也沒有甚麼事叫作不可能;
因為,吉拉只想做不簡單、不一樣的事!
拋棄島嶼區只有泥煤選項的包袱,特立獨行的Diurachs堅持走自己的路:
企圖成為島嶼區唯一擁有純淨甘甜與飽滿泥煤雙軌風味架構的單一麥芽威士忌蒸餾廠。
為了這樣的目標,重生的吉拉蒸餾廠選擇既高且大的蒸餾器,
只為創造更複雜而純淨的酒體。在這樣一個難以到達的島嶼建造高達25呎的蒸餾器,
成為島嶼區最高的蒸餾器以及蘇格蘭全境第二高的蒸餾器當然是非常困難的,
但是正如吉拉蒸餾廠酒廠首席釀酒師Willie Cochrane所說
:「我們不只是要做,更要做不一樣,也許會困難許多,
但這就是我們要走的路!我們當然可以選擇用簡單的方式讓日子過的輕鬆點,
但,那就不是Jura了!」
尚格酒業奚大寧董事長簽名於極富特色的活動簽名板中,相傳留名於此者會擁有源源不絕的好運。

綿長悠久的釀酒歷史、特立獨行的勇敢個性、堅持到底的堅毅性格,
結合島嶼區最高大的蒸餾器,成就吉拉單一麥芽威士忌極具特色的風味特色,
風味囊括純淨果香、厚實泥煤、輕柔花香、雄渾海洋。這一切都是來自吉拉特殊風土與人文的結合。
不可向邇的島嶼、不願從眾的個性、不想簡單的態度、不可侵犯的信仰,
彷彿靈魂般貫注在島上蒸餾的威士忌,創造島嶼區最特立獨行的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
島嶼之王─吉拉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
警語logo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