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期 執行長筆記 不怕管,只怕管不好

不怕管,只怕管不好

文/吳志彥

 

酒訊雜誌社長吳志彥 (複製)

 

年初在報紙上讀到一則新聞,是關於「藍爵」威士忌仿傚「紳藍」威士忌判賠150萬元一事,其實在台灣還真的有不少類似這樣的案例,只不過都沒有浮上檯面,只要是賣得好的主流威士忌,都有類似品牌名稱的諧音,或者瓶型雷同的商品出現,眼尖的消費者多半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來。

 

礙於台灣菸酒管理制度仍未健全,所以這類的商品常有機會遊走在法律邊緣,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他們不也是按正常程序送國庫署審查嗎?當然,跟隨著主流品牌的腳步,可以沾到他們的廣告效益,但這樣打「擦邊球」的方式,終究會傷害到被仿傚品牌的權益,而本案在被告提出上訴後會有什麼發展?也值得持續觀察。

 

其實也有不少酒商會透過台灣查核公司,四處查緝相關仿冒酒品,惟重點是以查緝製造假酒為主,對於仿傚商品多半未予理會,不過蘇格蘭SWA協會,每年都會派員來台灣關心仿冒的狀況,也盡量將蘇格蘭出產的酒品,與當地酒品作明確區隔;更會不定期的拜會政府相關單位督促查緝,不過似乎效果並不大。

 

台灣現今相關酒類法令,屬於二十年前剛開放進口的規定,所以許多條文都已經不符合現今趨勢,加上酒類法規屬於立法委員較少觸碰的一環,所以過去提案修法者並不多。不過因為近年來酒駕問題層出不窮,所以針對酒類販售場所應負的責任及限制,相關的增修提案較多;而有些為了引起話題吸引選票的立委,則陸續倡議對酒類課以高額的健康捐,以補貼國庫;但對於如何讓酒類消費朝正向發展的提案,則付之闕如,可能是因為換不到選票吧!

 

還有無厘頭的立委,則是提出一些令人噴飯的修正條文,譬如菸酒管理法第三十三條,關於酒容器警語的規定「喝酒不打人」也在修正條文中;第三十七條酒之廣告或促銷,「不得有以辣妹或型男為酒促銷」,讓人為之絕倒。

 

酒類是國際社交禮儀不可或缺的一環,譬如英法等國將酒行銷全球,讓全世界都能認識他們,更能帶動相關觀光產業;也能成為國家重要的經濟來源,諸如香港、新加坡等地,運用地利之便,成立大型酒類倉儲中心,發展轉口貿易。反觀台灣,如果能有更合理與嚴謹的酒類銷售與消費規範,而不是一味將酒污名化,必然可以有不下於香港等地的發展;從酒類企業成立酒與社會責任促進會,主動作自我要求,就可以知道,酒類企業比任何人都希望更有制度的正向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