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訊雜誌第111期 歐陽港生 走遍酒鄉萬里路

歐陽港生  研究中式白酒40餘年 走遍酒鄉萬里路

20150810歐陽港生24

「我的信念是:這輩子只做一件事,但是要把它做好。」

文/林政緯  圖/羅啟仁

在海峽兩岸中式白酒業內,歐陽港生的大名可說無人不曉,
他40多年來走訪大陸各大酒廠,
早已是業內公認台灣鑽研中式白酒最認真的資深研究員。

20150810歐陽港生07
Profile
生日:1950年6月27日
學歷:中原理工學院化工系
經歷:台灣菸酒公司酒研究所主任
         中華酒業發展協進會秘書長
筆名:華甘丹、龍率天
興趣:酒類研究

 

 

留著一頭長捲髮,造型宛若當代酒仙的歐陽港生,
對於酒類研究擁有極高的熱情,尤其專精中式白酒,
滿腹經綸的他聊起酒來,總是談笑風生,逗得眾人哄堂大笑。

是台灣人、中國人也是香港人
歐陽港生是少數兼具中國人、香港人、台灣人特質的人,
可說融合了兩岸三地中華歷史文化於一身,
這背後的故事,得從國共內戰開始講起。

祖籍湖南衡陽的歐陽港生,父親在大陸是民國時期的縣長,
母親則是高中校長。1949年父親認為已改朝換代遂回家種田,
但是湖南「和平解放」後他被劃定成分為「官僚地主」,
1950年摯友告知官僚地主階級一律要被當局鎮壓,
於是父親留下懷孕的母親連夜輾轉逃到香港。

不久經家鄉教育局人員相告,母親因擔任民國時期的高中校長也是鎮壓對象,
因此她帶著最小的兒子,懷著8 個月的身孕,
留下3 子3 女也到了香港,一家留落街頭,
不久成為香港難民營「調景嶺」的第一批難民,
不及月餘,歐陽家最小的兒子「港生」就出生了。

1954年由於母親重病,經教會安排送往台灣,舉家因此遷台。
對於幼時的這段坎坷經歷,他總是幽默地笑稱自己是
「大陸製造,香港取得產證,銷往台灣」的最佳範例。

堅守酒類研究崗位40年
1972年,歐陽港生從中原理工學院化工系畢業後,便入伍當兵。
在服役期間,他第一次接觸高粱酒,
而且還是很豪氣地用大鋼杯乾杯,一大杯高粱酒下肚,令他永生難忘。

1974年退伍後,他考上了台灣省公賣局酒類試驗所(1995年改為酒研究所),
開始公務員生涯,地點就位於現今的華山文創園區。
由於個人興趣及家庭因素,歐陽港生一做就是38年,
始終沒有離開酒類研究的崗位,退休後繼續研究。

「在台灣酒業,論研究時間長度、研究的深度、
酒類涉獵的廣度,我可以說是台灣奇葩,當之無愧。」歐陽港生自豪地說。

為何對中式白酒情有獨鍾?原來當年公賣局最暢銷的是紹興酒,
他因為是新進人員,起初只能負責研發比較冷門的酒類,
高粱酒就是屬於當時的冷門酒類,從此開始對中式白酒產生濃厚的興趣。

冒險潛入大陸 結識酒界名人
1983年,奉父母之命處理家族事務,歐陽港生開始「潛入」大陸,
尋找湖南老家的親人。當時台灣還處於戒嚴時期,海峽兩岸交流封鎖,
禁止跟大陸人民或共產黨接觸,歐陽港生為此做足了功課,
冒著「通匪」的罪名,宛如間諜電影一般,成功躲避情治人員的監察,
秘密往返兩岸,連同事朋友也不知道他去過大陸。

歐陽港生回憶:「當時很多人偷跑去大陸被抓到,
回到台灣都接受了很嚴重的處分,除了禁止出入境、
被取消終生俸,還得面對各種行政處分。」

基於對中式白酒的熱情,歐陽港生藉機走訪大陸各酒廠,
因此在1990年代之前,他就結識了大陸的釀酒大師沈怡方、高景炎、
季克良、賈翹彥,及《釀酒科技》總編輯丁勻成、
酒鬼酒研發人劉建新、古井貢董事長王效金……等中式白酒的泰斗級人物。

參加2015兩岸白酒研討會5

兩岸中式白酒交流先鋒
在兩岸尚未開放交流的年代,為了研究中式白酒,
歐陽港生設法輾轉取得大陸酒業的「兩刊一報」,也就是:
《釀酒》、《釀酒科技》月刊和《華夏酒報》這3本刊物,
而且經常還會被警總查扣,成為當時公賣局唯一提供大陸中式白酒資料的人。

他還根據「兩刊一報」上出現的研究人員姓名,
透過秘密管道與他們進行書信交流,結交了很多大陸的酒類研究專家。

直到1995年,兩岸酒業才開始有了正式的學術交流活動,
在《釀酒科技》總編輯丁勻成的牽線下,首次舉辦「兩岸白酒技術交流會」,
歐陽港生為當時唯一出席的台灣代表。
「但很可笑的是,技術交流只維持了一個上午,中午酒過三巡後,
大陸所有的專家都在吐工作與生活的苦水,因此交流會之後就沒有再繼續舉辦。」

大江南北酒廠走透透
2000年9月1日,歐陽港生開始以「中華酒業發展協進會」的名義,
帶領17位會員前往大陸參觀各大知名酒廠,一行人從四川成都進入,
花了12天的時間,參觀了四川釀酒工業研究所、全興酒廠、五糧液、
沱牌、劍南春、瀘州老窖、郎酒、茅台、
董酒、貴州醇、釀酒科技雜誌社等。

之後,他又陸續深入參訪了湖南酒鬼酒、山西汾酒、安徽古井貢、
陝西西鳳酒、內蒙古蒙古王、北京紅星、北京牛欄山、邛崍文君酒,
成都水井坊……等,頻繁組織兩岸酒業交流,參與學術研討會,
在兩岸特殊歷史背景的風雲際會下,
歐陽港生漸漸成為台灣中式白酒鑽研最深最廣的資深研究員。

主講

醉心研究不計名利得失
對於大陸酒業的學者和官員而言,講到台灣酒界,他們的眼中只有歐陽港生,
例如近年來舉辦的兩岸白酒研討會,大陸方面就表示:「沒有歐陽?我們不參加!

即使台灣菸酒公司的長官要赴大陸參訪,如果沒有歐陽港生,
也很難成功搭上線。他坦承:「遇到這種情形,有些人心中難免吃味,
這是可以理解的,但別人心裡怎麼想,
我不能控制,只能說大陸對於專家學者真的比較禮遇。」

但是,無論是戒嚴時期潛入大陸、蒐集大陸中式白酒文獻資料、
帶領長官和同業赴大陸參觀學習、出席兩岸學術研討會……等,
所有進出大陸的活動,歐陽港生都是自己請假、自掏腰包,自費獲得的技術資料,
也都無償提供其他研究單位使用,凡是能促進酒類學術交流的活動,他都無私奉獻。

同時他特別強調:「千萬不要叫我大師,台灣稱作大師的人比比皆是,
是否真是大師或達人?酒界自有公評,叫我研究員,永遠研究。

嘉義酒廠品嘗酒頭

退休目標:完成《現代酒經》
2011年退休後,歐陽港生並沒有閒下來,仍然不停往返兩岸,
協助《酒訊雜誌》撰寫中式白酒專欄、講授中式白酒課程,
並致力於整理他這38年來的酒類研究成果,退休後在原料處理、
發酵和蒸餾的領域,提出12項專利申請,
目前已有7項專利在兩岸均通過審核獲得證書。

由於家學淵源,歐陽港生的中文造詣極好,文言文的古書也能閱讀無礙,
加上本身懂得製酒,遂投入中國酒類古籍的整理工作,
他期許自己不久的將來能夠寫出一本《現代酒經》――
用現代的文字描述中式白酒的傳統工藝技術,
將畢生所學傳承下去,是他目前最大的心願。

中式白酒訓練班

———————————————————————————————–

完整內容請詳閱《WSD酒訊雜誌》第111期(2015年9月號)!

警語logo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