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訊雜誌第111期 紫領英雄 台東酒堡洋行

李憲宗 為與不為皆是「勢」

20150804台東酒堡洋行李憲宗08

文∕繆  璘     攝影∕羅啟仁

「台灣人做事講求『勢』,是指做事的方法與觀念要順應實際的狀況,
在這裡我學會順勢而為,也許酒堡洋行的成長不是最快的,但卻是最長久的。」

 

在一個消費人口密度較低的地區做生意,除了要有主動積極的個性,也要懂得順勢而為的哲理。
台東酒堡洋行的李憲宗,經歷過有志難伸的挫折,現在終於找到在小市場裡生存的哲學。

台東酒堡洋行的李憲宗,年輕的時候都是在外地工作,因為個性外向,喜歡與人接觸聊天,對於各種業務工作都很容易上手,也樂在其中;讓人很難想像,其實他十幾歲時還是專攻精密機械的好手。

 

「我本來應該是職業技能競賽的國家選手哪,16歲的那一年本來要出國參加國際職業技能競賽,
台灣的水準相當高,如果參賽得名回來,還可以被保送到師大工教系唸書。」
但就是因為很清楚知道若從事「精密機械」這一行,未來就必須釘在工具機檯作業,
與自己的個性背道而馳,李憲宗放棄了這條路,決定提早到社會闖蕩。

20150804台東酒堡洋行李憲宗04

在不景氣中創業

他跟著賣逆滲透濾水器的老闆四處拜訪客戶,當兵之後又去作了汽車機油的業務,
「我非常享受這個到處認識人、到處交朋友的工作型態,後來回到台東家鄉也做了機車出租的生意。」
做生意最常和人喝酒應酬,所以李憲宗算是酒咖。

在一場飯局上,他忽然有個「覺悟」:
「既然自己的生活與酒的關係如此親密,乾脆跳出來做酒的買賣算了!」
這個看似衝動的決定,嚇壞了他的家人與好友,因為當時景氣下滑,
貿然投入酒業風險較高,所以親友們都投反對票。

「創業要有熱情但是不能莽撞,其實我評估過,我有非常多的球友,
他們都是商會的前輩,他們的需求量很高,但我給自己訂的業績目標不會太高,
穩住腳步慢慢成長,應該可行。」
於是就在台東市新生路上買了一間小小的店面,開始他的酒界人生。

 

地利與人和扎根

李憲宗在開業初期,確實是靠著朋友人脈支撐住業績,所有的業務拓展,
也都要走交際的傳統步數,別人看來辛苦,但是他生性喜歡熱鬧,所以也不以為苦。

他的客戶以夜間通路為主,KTV、Pub、酒店……,為了能夠迅速成長,李憲宗來者不拒。
不過這也替他帶來不少困擾,倒店的、跳票的,
每一筆的金額不算高,但是加總起來,也是讓他傷透腦筋。

李憲宗經營酒堡洋行佔了不少地利優勢,台東非常有名的民俗活動「炸寒單」,
連續10年的壓軸地點,就是在他的店門口,幫助酒堡洋行迅速打開知名度。
「因為我喜歡賽車,也是賽車委員會的副主委,有一年我在台東辦了一場全國卡丁車公路賽。」
活動裡有酒堡洋行贊助的紅布條,也讓他的門市出盡鋒頭。

 

經營觀念大改變

這些經驗讓李憲宗明白,舉辦活動是非常有效的行銷方式,
於是他也嘗試舉辦各種品酒會與餐酒會,
「賣酒的人都知道要用品酒會、餐酒會來培養客群;
但是這樣的活動在台東地區效果不佳,客人參加的意願都不太高。」
辦活動集客效果不佳,反而潑了他一盆冷水,讓李憲宗重新省思自己的經營方式。

「台東四周幾乎與其他地區是隔絕的,我的營業範疇就是以台東市區為主,
這裡20歲以上的人口大約只有8~9萬人,再扣掉不飲酒的人,
這個市場有多迷你就可想而知了!
但是如果以人口數來計算,台東市的菸酒專賣店密度卻相當高,競爭非常激烈。」

倒貨、吃貨、削價……,各種經營手段在這裡也慢慢都有,經過10年的努力與試探,
建立了維持經營的基本盤後,李憲宗也調整了他的方式,
他不再交際應酬,開始慎選通路客戶,並且堅守合理利潤,絕不輕言削價競爭。

 

以服務經營市場

酒堡洋行的地點不錯,而內部的裝潢與陳設,也不輸其他都會地區的菸酒專賣店,
販售的酒款種類非常多,「這是一個無法以量取勝的市場,
只有用有品質的服務來經營市場,讓客人進來感到舒服,
需要的酒大致上這裡都能夠提供,相信客人是願意光臨酒堡的!」

 

20150804台東酒堡洋行李憲宗07李憲宗Profile
1971年生
1997年創業開辦酒堡洋行至今

 

 

 

 

 

警語logo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