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期 清酒之美 日本也有清酒菜鳥

日本也有清酒菜鳥

黃瑜美 / Yumi

 

 

        踏入日本酒業界也有4年了,接觸日本消費者的機會多得不得了,也了解到並不是只要是日本人就懂清酒,就像我們台灣也並不是全部的人都懂高梁酒吧?

 

當有日本消費者在跟我說著謬誤百出的清酒論點時,有好幾次都想打斷他、糾正他。但日本人對消費者、顧客的態度,都是需要把客人捧為神,視為我們的天,我總是忍下滿腔熱血,靜靜的聽著某些日本客人的錯誤清酒論。

       

「給我辛口酒!」

 

        日本人常常會要求店家幫他們選辛口酒,不管是自己喝還是選禮品,辛口酒成了他們的首選。其實他們也不太懂自己到底喜歡什麼樣的酒,所以就會說要辛口酒。

 

日本酒的甘辛度基準是要看「日本酒度」,「+」正記號為辛口、「-」負記號為甘口。酸度及氨基酸的數值越高,也會讓酒質變得較為辛口。更重要的是,酒的口感真的很主觀,有時為日籍客人選了日本酒度數值呈現正記號的辛口酒,他們卻說好甜、抱怨不夠辛口、不夠辣。

 

我個人認為這些人的感覺很奇怪,清酒原本就是酒米釀造的,米本身就不是辣的口感,如果想要喝超辛口之類的酒,建議去喝蒸餾酒會比較適合!甚至有些不懂酒的人常對我說「愛喝酒的人都是喝辛口酒比較多」,真的讓我難以點頭贊同啊! 所以勸導日籍客人選酒不要在乎酒有多辛口,竟然也是日本清酒從業人員的一項重要任務。

 

辛口甘口分不清楚

 

       前些日子,日本某家清酒資訊公司做了個「日本酒的甘辛判定」,拿了一瓶日本酒度+2、酸度1.2的純米大吟釀給一百位消費者試喝,讓他們判定此酒是否為辛口酒。結果認為是辛口酒的有60個人,認為是甘口酒的約有40個人。

  日本酒度變化  (複製)

雖然此酒原本就應該屬於辛口酒,但還是有接近一半的人認為喝起來的感覺不是甘口酒,可說明酒本來就是大家喜好不一樣,讓我們這些從業人員在推薦酒款時,也很苦惱,深怕客人不喜歡我們推薦的酒款。台灣消費者就不太會在意酒是否為辛口甘口,比較追求有點抽象的「順口不順口」。

        

莫名的偏好

 

        新潟縣經營清酒形象有成,以致於很多日本人認為新潟縣的清酒最好喝。這些新潟縣清酒的愛好者多為50歲以上的東京居民,其偏好已是無法更改,甚至不屑飲用其他縣的酒。我也遇過很偏激的日本消費者,向我頌揚新潟縣產的酒是有多好喝。

 

不可否認,新潟縣的越光米為全日本甚至在台灣都極為知名的食用米,所以給大家「米有名酒有名」的印象。但是事實上,很多日本人都不知道,「酒米之王」山田錦的八成產量都來自兵庫縣,都錯認為山田錦是東北地區的酒米。

 

也難怪很多人搞不清楚,即使是1980年代末期在日本大紅的偶像南野陽子,雖然出身於兵庫縣,卻在電視節目中說新潟米好酒又好喝,讓許多兵庫縣民感到心痛。不過對我來說,日本每個縣都有產好酒,好酒不應該侷限於哪一個縣,而是要多方嘗試,欣賞每個縣的特色。

辛口純米酒 (複製)

 

熱潮不退的純米風

 

        不知從幾時開始,有一些日本飲者開始追求未添加釀造用酒精的「純米系列商品」,就是只喜歡純米酒、純米吟釀、純米大吟釀。甚至宣稱不是純米的大吟釀香氣過於華麗,不容易搭餐。其實,只要選擇些清淡的生食與清蒸料理,並不會難與大吟釀搭配。這幾年來,乳酪與大吟釀的搭配(Cheese Vs. Sake)倒是蠻受歡迎。

清酒日中文背標 (複製)

      台北的清酒指標常跟著東京走,常常都是慢一季的流行了。但日本人的口味不代表台灣人的口味,建議大家找出自己的口味愛好,尋覓自己心中的那支夢幻清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