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培爾鎮與低地區的美麗與哀愁

蘇格蘭產區攻略:比艾雷島更小眾 玩家口袋私藏 Campbeltown & Lowland 

文∕柯翎肇 圖片∕本刊資料庫

說起坎培爾鎮威士忌,你會想到哪些酒廠?如果答得出來的人,可能會先說Springbank雲頂,見聞再廣一點的,可能還知道Glen Scotia格蘭帝,還有嗎?那麼低地威士忌呢?Loch Lomond羅曼德湖?咦?好像有點不確定……。

在蘇格蘭法定五產區之中,低地區與坎培爾鎮如今碰到的正是這樣的境況。相較之下,高地區、斯貝賽,甚至是艾雷島,許多人隨便就朗朗上口好幾家酒廠,至於低地與坎培爾鎮,反倒更像是非常明瞭自己愛好的資深玩家的口袋名單。

誠然,低地與坎培爾鎮威士忌各有其產區特色:低地淡雅平順,坎培爾鎮扎實油潤「有男人味」。雖然風味略顯獨特,但它們絕不該只是小眾玩家酒櫃裡的私藏,你還沒愛上它,可能只是因為還沒有喝過它。

因此,本期《WSD酒訊雜誌》將為讀者詳細報導低地區與坎培爾鎮的威士忌酒廠與代表性酒款,看看是否能從中發現自己一直沒遇到的真愛吧!

根據蘇格蘭威士忌協會(SWA,Scotch Whisky Association)在2018年9月釋出的產區地圖所示,目前低地區共有14間運作中的蒸餾廠,坎培爾鎮則有3間。

在本次專題中,《WSD酒訊雜誌》將介紹在蘇格蘭低地區與坎培爾鎮產區中,在台灣有代理商的酒廠;至於曾經進過台灣,但現在已無代理商的酒廠,仍會略作著墨,介紹它們在台灣市場耕耘的痕跡。

至於從未在台灣發行,現在也沒有代理商的酒廠,我們將在文末以列表方式呈現(均為低地區酒廠)。因為這些酒廠實在年齡太輕,最老的也是2005年開始營運,多數尚無酒款問世,即使已有作品發行者,代理商仍需要評估市場潛力才會考慮引進。

不過由於台灣是整個亞洲最成熟的威士忌市場之一,這些酒廠未來若要進軍亞洲,有極大可能會先到台灣來試水溫,因此讀者可以參考下方表格先有個印象,以後就不至於覺得太陌生了。

高地與低地如何劃分?

在蘇格蘭威士忌產區中,高地(Highland)與低地(Lowland)可以說是最古老的兩個產區,區隔這兩個區域的標準,則是地形結合稅制的結果。

自古以來,要劃分邊界,沒有比大自然更適合、更一目了然的了,因此在蘇格蘭的稅務官要制訂收稅區域時,基本上是沿著「高地邊界斷層」(The Highland Boundary Fault),北起Stonehaven(斯冬希文),南至Helensburgh(海倫斯堡),沿著這條曲線,便是最原始的高地與低地分界。

與高地區相比,低地區的地勢、環境與氣候都比較舒適宜人,土質與水源也少有泥煤、鹽份與重金屬,因此製作出來的威士忌,也正如同低地區的風土一般,輕柔淡雅,平順易飲,雖然不像高地威士忌那樣個性鮮明,卻十分做為調和威士忌的基酒使用。

低地區全盛時期有200多家蒸餾廠,使用的蒸餾器也普遍較巨大,如此才能供應龐大的調和式威士忌的產能需求。

低地區的死因:苛捐重稅

但從高地與低地的名字中,我們還可以理解到當年大英聯合王國制定稅制的概念,以及曾經風光一時的低地區,為何後來會如此慘澹的原因。

當時英國政府為了向高地區的許多私釀酒廠收取稅金,也為了向產能龐大的低地區酒廠收取更多的稅金,制訂了「麥汁法案」:規定低地區蒸餾廠按發酵酒汁容積課稅,高地區蒸餾廠按蒸餾器容積課稅。

此時,高地區蒸餾廠受到了蒸餾器容積不得小於40加侖的規範,加上稅金低廉,許多私釀酒廠趁勢成為合法蒸餾廠,成功降低了私釀酒廠的比例;然而另一邊,當時產能最大的低地區蒸餾廠,為了規避愈課愈重的稅金,不但縮短製程,還進口品質較低的穀類酒精,再銷往倫敦的琴酒工廠精餾。

被擋了財路的倫敦蒸餾酒類業者,於是聯合起來遊說政府,最後一連串的重拳幾乎打得低地無還身之力,例如規定整個蘇格蘭都統一改用蒸餾鍋容積課稅,要銷售烈酒到英格蘭需提前一年申請,以及後來為了籌措軍費又增稅無數次,威士忌稅金在10年間漲幅達到18倍,使得低地區許多蒸餾酒廠紛紛破產,規模愈大的酒廠倒閉得愈快,低地產區自此一蹶不振。

不過最後能存活下來的酒廠,也都是做法較正派,擁有廣大支持者的模範生等級。

坎培爾鎮的崛起與殞落

坎培爾鎮(Campbeltown)最早是被英國政府劃分在高地區之中,由於在其全盛時期有高達30幾間蒸餾廠,且具有一種一致性的、與高地威士忌迥異的風格,因此英國政府後來特別將這個半島獨立為一個稅區,稱為「坎培爾鎮」。

坎培爾鎮位於琴泰岬半島(Kintyre Peninsula),這個地區是當時的世界航運中心,且擁有良好的水源與豐富的泥煤礦藏,因此威士忌產業迅速發展起來,主要外銷至美國。

然而世事無常,坎培爾鎮威士忌產業先是受到美國禁酒令的影響,之後又遇到英法百年戰爭,接二連三受到重大的打擊,最後只剩下3家蒸餾廠仍維持運作。

輝煌的遺址 現況如何?

低地與坎培爾鎮都曾經是蘇格蘭威士忌產業的重鎮,但卻各自因為不同的際遇而走向沒落。這些倒閉的酒廠,有些的遺址成了博物館或是展覽館,有些則挪作其他用途,也有些就是直接遭到棄置,乏人問津。

然而在全世界的威士忌品飲者都開始對高地、艾雷島、斯貝賽、島嶼區感到太過熟悉的時候,這些「失落的產區」也正好開始被喜愛「嘗鮮」的族群所注意到,在過去的三四年間,低地區有許多新建的酒廠,也有些是恢復營運的舊酒廠,重建酒廠的這些人懷抱著夢想與熱忱,想將這些被遺忘的名字或是味道喚醒,再次帶到世人的眼前,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蘇格蘭低地區(台灣仍未有代理商)新興酒廠

酒廠名稱 所屬集團 新廠或復廠
Daftmill The Cuthbert Family 2005年建
Annandale Annandale Distillery Company Ltd 2011年建
Glasgow Glasgow Distillery Company 2013年建
Eden mill Eden Mill 2014年建
Kingsbarns The Kingsbarns Company of Distillers 2014年建
Inchdairnie John Fergus & Co. 2016年建
Aberargie The Perth Distilling Company 2017年建
Bladnoch Bladnoch Distillery 2017年復
Clydeside Morrison Glasgow Distillers 2017年建
Lindores Abbey Lindores Distilling Co. 2017年建
Borders The Three Stills Company 2018年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