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期 清酒之美 認識「清酒品酒師」

認識「清酒品酒師」

黃瑜美 / Yumi

 

在日本剛踏入清酒業時,我的外國人身分雖然贏得了注目,但質疑我的清酒知識的日本人不算少。所以我在清酒業待了幾個月後,決定要去考日本清酒侍酒協會(Sake Service Institute 簡稱SSI)的品酒師資格(きき酒師)。

 

SAKE清酒是由日本發源的關係,目前有關清酒的檢定組織也只有位於日本的SSI清酒侍酒協會。檢定時的語言也只有日文,所以只有日本人及精通日文者才能參加SSI的清酒檢定。考的人少了,導致除了日本之外,大家對清酒品酒師一詞也顯得陌生。

yumi個人照3 (複製)

我是日文系畢業,應考語言為日文這一點,我是非常有信心的,這都要歸功於輔大外語學院的老師們。但是,試題中有許多清酒專業名詞,花了我許多時間去研讀。不過我比較幸運的是,在入社第一年時,我就開始在酒藏裡跟著那些藏人身邊,學習基本的釀酒過程,耳濡目染之下,艱澀的清酒專業名詞,也就融會貫通了。

 

從知識到實務 皆需精通

品酒師資格考試需要一天的時間。一天內有四階段的考試,第一階段的筆試為有關餐飲業的基礎知識,第二階段的筆試為日本清酒的基礎知識,此兩項都可以購買SSI所發行的參考書來準備。

 

第三階段就是品酒,桌上會擺放幾個大口的葡萄酒杯,內有不同的清酒,要分辨出其調性。另外,還會要你分辨哪種為變質的酒。

 

第四階段還是筆試,考的是品酒師的提案企劃能力。要針對一項清酒產品,假設自己要向料理店的客人推銷這瓶清酒,提出一篇企畫書。這個階段對我來說有些困難,因為除了要寫好這篇「日文作文」之外,對於日本文化及飲食習慣的基本常識也需具備。

 

海外檢定推廣 初露曙光

身為清酒從業人員,已具備基本的清酒知識,我在試前只有去參加SSI的一日講座,之後就靠自己準備。SSI的講座有兩個月制、兩天一夜制、遠距離教學等等任君選擇,但學費就有分別了。

以清酒品酒師身分在香港百貨公司做活動 (複製)

現在只有SSI一個組織有正式舉辦日本酒的檢定,且講座及檢定的費用算偏高,合格者每年也需繳納一萬日圓的會費。我想,這可能也是清酒品酒師無法普及的原因之一。

 

清酒品酒師的檢定,對一般日本人來說,在清酒知識的具備下,或許沒那麼困難,但對外國人來說,應試語言侷限了外國考生的合格率。SSI也在幾年前就注意到了海外對清酒的需求,所以從去年起在韓國有辦過清酒品酒師的檢定,預計今年三月起要開始實施英文的試題。至於中文的檢定,聽說目前也在計畫中。

 

這對將來的清酒推廣是件好事,因為在日本之外的國家,日本料理店的清酒種類少,客人問起清酒時,往往店家也是回以模棱兩可的答案。

 

擺脫酒評制約 輕鬆品酒 

自從我有了清酒品酒師的資格,除了在日本本地工作時受到的歧視減少了,在歐美地區向日式餐廳推銷清酒時,大多可以得到認同;但在華語地區,由於品酒師文化薄弱的關係,又加上清酒沒有像葡萄酒一樣流行,抱持著「只要是清酒什麼都好」的日式餐飲業者不在少數。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文化差異吧!這也是清酒業者需要去檢討、努力的方向。

 

品酒師的資格入手,個人觀點是,這並不代表我對酒的評論是絕對正確的。酒的口感,本來就是個人感覺,大家的觀感都會不同。有時也會翻閱某些英文的葡萄酒品酒評論,寫得天花亂墜,用盡抽象的形容詞,把各種香氣、口感都寫進去了。一些非英語系國家的讀者們,即使意思不甚明瞭也參考著這些形容詞,感覺都被制式化了。

 

身為清酒的品酒師,我期待大家對清酒的評論可以多元化,期許一般消費者帶著輕鬆愉悅的角度來品酒,不用怕自己的觀感是否與專家有所不同,無拘束地寫下自己最真實的品酒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