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酒關稅減半 市場如何演變?

售價調降、品項增加、市場擴大……

文∕柯翎肇 圖∕本刊資料庫

對於喜愛清酒的族群來說,買酒時最大的障礙,就在於進口清酒那不親民的售價,若是去日本玩時更會發現,台灣代理商簡直就是「直接照日本原價,只是把日幣改成台幣賣」,牟取暴利,可惡極了!但是,實情真是如此嗎?

行政院院會在今年5月初通過《海關進口稅則》部份條文修正案,對以日本為大宗的清酒、味噌等項目的關稅減半,並已送進立法院,只待三讀通過,最快預計今年年底或明年初便可正式實施,為市場投下了一顆震撼彈!

進口清酒關稅減半後,對台灣的日本酒市場會造成什麼影響?本期《WSD酒訊雜誌》將進行深入分析,並揭露進口清酒成本結構的秘密。

高關稅的時代背景

台灣現行對進口清酒課徵的關稅稅率,起源自2001年加入WTO時與日本磋商議定之40%,在開放進口的10年後,國內業者認為關稅過高,在2012年曾經申請調降稅率,但財政部關務署當時的回應是:「基於稻米屬我國農業之敏感項目,目前國內自製清酒及燒酒所需之米原料為庫存公糧稻米之重要銷售管道,經洽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表示,若調降日本米製酒類之進口關稅稅率,對我國產酒類及政府庫存米之銷售量將有所影響,上開酒類現階段擬不調降進口關稅稅率。」

不過7年後的現在,由於國內耕地面積減少,加上之前的核食公投造成台日關係惡化,日方拒絕台灣加入由其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為了向日方釋出善意,有關人士再次推動《海關進口稅則》部份條文修正案,要求放寬日本15項農林水產品的進口關稅,包括穀類發酵酒(清酒)降為20%、味噌降為15%、蛋黃醬降為15%、咖哩醬降為7.5%、扇貝降為5%、蟳類降為25%等等。

清酒進口學問多

這次清酒關稅擬由40%下修為20%,業界雖普遍持樂觀態度,但消費者最重視的問題是:清酒是否會因此調降售價?

要瞭解這件事,我們需要瞭解關稅在清酒的進口成本中佔有多大的比例,請見上方的試算區塊:

根據以上成本結構試算,我們可以得到兩個很有趣的結果:

  • 原本課徵40%關稅時,在不計管銷成本與利潤的情況下,一瓶成本日幣1000元的清酒,其基礎成本就已達到530元台幣,若再加上管銷成本與代理商、經銷商、通路商或餐酒館的層層利潤,則末端一瓶賣到台幣1000元似乎並不過份,甚至各環節的利潤還十分微薄。
  • 關稅降為20%後,能使成本降低11%左右。事實上根據代理商表示,實際影響成本約10-15%,要視母數大小而定。

 

運輸成本差距可達10倍!

不過,在整個成本結構中,「倉儲貨櫃費用」這一項裡還另有乾坤。

從日本運貨櫃到台灣,普通的貨櫃約要價150美元,便宜的只要100美元。

但清酒是一種很敏感嬌弱的酒,它的保存條件比較嚴苛,連光線都會對酒質造成損害,更遑論幾乎會影響所有酒類品質的「溫度」了,因此若要維持清酒的品質,需要全程保存在攝式10度左右的環境,如果可以的話,5度是最理想的保存溫度。然而冷藏貨櫃索價不菲,一櫃要價600-1000美元,光只貨櫃一項,成本最多就可差到10倍以上!

而台灣的關稅,是將酒款成本與日本內陸運輸、倉儲貨櫃加總後,再收取40%的關稅!導致做法越正派、越注重清酒溫控的代理商,其獲利空間反而越形壓縮,若再有不肖業者削價競爭,恐將造成劣幣驅逐良幣的局面。

 

進口商確有調降空間與意願

然而關稅減半之後,意味著課徵的關稅有很大一部份回到代理商手上,友士公司食品部部長徐斌對此表示:「只要關稅確實有降,我們會朝著調降售價回饋消費者的方向走,至於要調降多少,會再針對每款商品去做精算。如果還有其他節省下來的成本,我們將會用在加大推廣日本酒的力度上。」

酒條通董事長江偉正也表示,若之後代理商的訂價有調降,則酒條通旗下門市的清酒售價也會跟著調降。

目前國內進口清酒受限於高關稅,高階品項的種類與數量都十分稀少,價格也難以親近。造成單杯墊、自助旅行時自行購入帶回國內成為主流,對消費者、對店家、對國庫收入都不是好事。

市場普遍樂觀 或成三贏局面

而在調降售價以外,業界也普遍對市場發展抱持樂觀態度。

禾味國際業務經理宋冠德認為,政府有動作總比沒動作好,現在清酒市場的規模相比其他酒類小很多,若關稅減半能連動售價調降,則可能會吸引更多消費者飲用清酒,「或是因為進口門檻變低,導致代理商變多,市場可能會更競爭,但最終受惠的還是消費者。」

徐斌與江偉正也一致認為,消費者能以更便宜的價格在國內購入清酒,日本對台出口的清酒數量也會上升。

台灣國際清酒協會理事長吳裕隆則認為,調降關稅後願意循正常管道報關的數量也會提高,加上可預期的進口量成長,國庫收入或許會不減反增,可望達成三贏的局面。

在日本原廠方面,大七酒造株式会社的社長太田英晴也表示:「之前,台灣的關稅在我們的眾多出口國之中確實是比較高的,在關稅降低之後,相信台灣的消費者在購買清酒時會感覺更加輕鬆,選擇也會變得更多樣。」

笑和氣氛屋老闆剛士也認為:「以居酒屋來說的話,客人能用更便宜的價格喝到跟以前一樣的酒,或是一樣的價格可以喝到更高等級的酒,進口的種類也能變多了,所以應該算是好事吧。」

對早年的日本酒主義,到近年的日本酒市集。市場上始終都有一群人不遺餘力地推廣日本酒,但高關稅使得代理商、經銷商的操作空間過於綁手綁腳,《海關進口稅則》部分條文修正案通過後,國內清酒市場可望更形蓬勃。

國產清酒需積極研議新對策

此外,徐斌還認為,若訂價調降之後,國人到日本旅遊的觀念或許會產生改變。「以前會因為這款酒在台灣賣很貴,所以會想要自己帶回來。但之後可能會因為價格差異不大,轉而優先選擇地區限定或是參觀酒造限定購買的酒款,間接促使日本的地酒銷量上升。」

吳裕隆也說到:「2003年台灣旅日的觀光人數僅有80萬人次,但2018年已來到500萬人次,這個數目是很驚人的。」

不過進口關稅的調降,勢必衝擊台灣菸酒旗下的國產清酒品牌「玉泉清酒」,台灣菸酒公司酒事業部表示:「由於內部尚在研議對策,因此暫時不便給予回應。」

但仍然可以想見,無論是進口清酒的飲用族群擴大,或是消費等級提升,未來勢將會影響到玉泉清酒的行銷與生產策略,國產清酒將需要儘快找到新對策。

 

業者憂心:葡萄酒之亂重演

不過也有部份業者認為,關稅降低也同時使得水貨商的進口門檻變低,恐怕將重演2000年前後的葡萄酒市場之亂,使清酒市場遭受嚴重破壞。

對此情況,徐斌認為,由於日本酒的市場有其特殊性,「第一,它對專業度的要求很高,不下於葡萄酒,甚至比葡萄酒更高;第二,這個產業對於與日本原廠的關係,要求也很高!因此我們認為,或許在初期會亂上一陣子,但是回穩的速度會比葡萄酒快很多。」

吳裕隆則表示:「台灣的清酒市場要能有健全的發展,初期當然是要先把關稅降下來,然後下一步,也是台灣國際清酒協會的中期目標,就是正本清源,建立審查小組並推出標章制度,同時也教育消費者,屆時只有貼有合格標章的清酒,才是真正品質有保障的清酒,讓良幣來驅逐劣幣。至於中長期目標,由於日本屬於酒業高度管理國家,理論上應該是可以朝日本海關直接通到台灣的國庫署,這樣一個綠色通關的方向去努力。」

 

關稅減半 清酒市場成長可期

整體而言,業界普遍還是十分看好關稅減半後的發展,雖然初期可能會混亂一陣子,但售價普遍調降、消費族群擴大、進口酒款等級提高、種類變多……等良性的發展,都將促使台灣的清酒市場進一步成長,進入大鳴大放的清酒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