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期 酒訊臉書 邱德夫

PRO級業餘威士忌玩家

三杯不過崗的品酒社長 邱德夫 

文/陳宜慧 攝影/陳俊谷

 

去年12月31日,資深威士忌玩家Lazy(黃銘權)在「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社員大會中,卸下了2任4年的理事長一職,並在重新改選的理事們互相推舉之下,由邱德夫出線,接下理事長一職,未來這個台灣最專業的威士忌品酒社團,又將走向何種新局面?

_DSC7655 (複製)

台灣威士忌品飲社團的興起,也不過就是沒幾年的事,而其中歷史最久的「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成立至今已有7年;在這些社團的推動下,威士忌不再淪為乾杯文化下的消耗品,而是可以細細品味的工藝,甚至是藝術創作。專業社團的存在,也讓許多喜愛威士忌的玩家,找到了像家一樣的歸屬感。

 

與同好分享的快樂

「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現任社長,是52年次的邱德夫,金牛座,學工程出身的他,喜歡作研究分析。面對威士忌,他充份發揮作研究的精神,嚴謹,有自己的一套邏輯見解。從最初google搜尋到這個社團到決定加入,他足足觀察了一年,看遍了社團成員發表過的文章,直至2006年才決定不再當一個旁觀者,開始走入與同好一起品評與分享威士忌的世界。

 

幾乎沒有酒量的邱德夫,在社團以外的地方很少喝酒,但從加入至今,他已累積了1300多種威士忌的品飲紀錄,「這是一個傻功夫,但卻能讓自我成長。」對他而言,每個人的感官都截然不同,領悟了這點後,他開始敢寫自己的品飲紀錄,也才有所進步。而一旦有了觀點,討論將變得更具意義。

 

邱德夫認為,威士忌有趣之處不只在酒本身,而是大家交流的氛圍,「我對香氣也沒有特別敏感,但我蠻喜歡玩香氣的,我常以一種香氣來描述另一種香氣,但總有記憶中難以形容的味道,此時,只要有個人提出自己的想法,瞬間就能恍然大悟。多有趣!」

 

重點是,透過社團的互動,飲者更能體會到面對威士忌即使有南轅北轍的看法,也不足為奇,也唯有相信自己的味蕾,深信每支威士忌都有存在的理由,才是正確的品飲觀念。

 

每次品酒會都有驚喜

另外,邱德夫也分享了一個有趣的經驗,他曾從日本帶回Usuikyou 1983,笛吹鄉 (64%, Bottled by Tokuoka),「簡直是糟糕的極致,我喝一口就倒掉了,但即便是這樣的酒,也有人欣賞。」事實證明,在威士忌的世界裡,每個主觀都可以合理的存在,並擁有無法動搖的強烈動機。

SmokingIslay (複製)

 

目前在台灣,喜歡喝威士忌的人多,但像他們這樣玩的卻鮮少,而這是眾樂樂的個中樂趣,也是令他從熱衷威士忌品酒到願意成為社團理事長的重要原因。

 

理事長這個職位聽起來任重道遠,但邱德夫開玩笑說,社團內共有7個理事,理事長就是大家「互推」下的結果,理事長肩負最大的義務就是辦品酒會,每年至少10-11場。截至目前為止,社團成立7年,已舉辦過61場品酒會,一般以蒸餾廠垂直品飲為主。

 

邱德夫表示,為品酒會選酒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普銷型的酒款社員們大部份都試過了,因此要找出新角度、新主題,比方說葡萄酒有瓶中陳年,那威士忌有沒有這樣的可能性?「光看品酒會的主題,便能知道主辦者的能力。」社團也多以變異性高,反差大的獨立裝瓶廠為主,讓社員們每次參加都有新的驚喜。

 

喝了這麼多威士忌,有沒有比較偏好的風格?邱德夫強調,其實他認為好的波本桶,在適當陳年後,能表現出漂亮的果香味,美妙到讓人簡直離不開它。

 

既然如此熱愛威士忌,莫非也是威士忌收藏家?邱德夫則笑說,自己無法理解收藏的心態,即便他採購的速度永遠比消耗的快,但購買時總覺得自己有一天會喝掉,因為酒就是要拿來喝的呀。

 

2月甫辦完Aultmore垂直品飲會,邱德夫有感好的品酒會越來越難辦,因此,他認為不必固守小圈圈,希望打開門跟酒商建立新合作關係,「我總覺得要有新鮮的東西,所以未來會盡量跟酒商合作,找出新樂趣,也讓社員有新的體驗。」

 

畢竟,在威士忌玩家世界裡,大家的品飲的態度都會愈來愈開闊,也讚得愈來愈深,只要投入這個聚落,就像走進一座取之不盡的寶山,在異同之間,能充份感受彼此對威士忌的熱情,也能走向品飲威士忌的另一種境界。

 

 

_DSC7581 (複製)

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

成立時間:2005年

會費:一年2400元(首年600元入會費,並贈社杯一只)

集會活動:每個月例行性活動一次,品酒會費用另計

首任理事長:姚和成(Kingfisher)

第二任理事長:黃銘權(Lazy)

第三任理事長:邱德夫

社員數:50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