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漢霖:想搞神企劃 先學說故事!

酒業經理人素描系列47

馬諦氏執行副總 左手賣酒右手拍片

文/柯翎肇 攝影/羅啟仁

知名威士忌品牌Matisse馬諦氏的幕後推手──優勢統合洋酒公司執行副總陸漢霖,近年也同時擔任良人行影業公司的策略長,左手賣酒右手拍片的他,是如何在兩種截然不同產業間遊刃有餘,完美地分飾兩角?

Matisse馬諦氏蘇格蘭威士忌當年在台灣上市時,請來香港「歌神」張學友代言,一句「好酒不見」使它一夜爆紅,年銷量飆破40萬箱,曾迫使市場銷量冠軍Johnnie Walker不得不採取策略回防。

而當年一手創立了馬諦氏品牌的陸漢霖,現在除擔綱優勢統合洋酒公司執行副總之外,同時也兼任良人行影業公司的策略長。本期《WSD酒訊雜誌》特地專訪一手賣酒、一手拍片的他,了解他如何在橫跨兩種截然不同產業的情況下,還能夠遊刃有餘,完美地分飾兩角。

 

一週一瓶酒 長大去賣酒

文化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陸漢霖,其實國高中時期數理成績都很好,高二的時候唸的也是自然組,直到畢業前兩個月才突然申請轉社會組,理由是「那時候看了一些社會主義的書,就覺得,在實驗室裡只能影響物品,但社會實驗卻可以影響一個世代,甚至不只一個世代,而這個社會似乎需要一個更聰明的人。」

聽起來像是暗示自己就是將要改變時代的人,倒也十分符合那個年紀特有的年少輕狂。

轉了文組之後,考上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陸漢霖回憶道:「那個時代不像現在有這麼多娛樂,在山上宿舍裡的日子很悶,當時我最大的樂趣,就是每個星期都會去陽明山腳下的一間酒專,買一瓶酒回宿舍喝,每次都買不同的酒,威士忌、蘭姆酒、琴酒、高粱酒……,四年下來我還真的喝了不少酒,幾乎什麼酒都喝過。」

陸漢霖退伍後隨即進入巨登電視台(「八大電視台」的前身),從節目部助理開始做起,5、6年後升調行銷企劃部經理,再兩年升任總經理特助,其間董事長楊登魁突然問他:「聽說你什麼酒都喝過,要不要試著賣酒看看?」兩人就此一言而決,陸漢霖被徵召踏入酒業,將馬諦氏帶進了台灣。

 

每一滴都是蘇格蘭威士忌!

由於馬諦氏的老闆是台灣人,坊間有許多人對馬諦氏的酒液來源十分存疑,甚至懷疑是進台灣後才分裝,但其實蘇格蘭法律有規定,只要瓶身上印有”Scotch Whisky”字樣,就一定要在蘇格蘭完成裝瓶、貼上酒標與封籤的程序。因此馬諦氏每一滴都是純正的蘇格蘭威士忌,跟其他蘇格蘭威士忌沒什麼不同,只是酒廠及品牌的擁有者是台灣人而已!

 

機會與準備好 缺一不可

那一年,在Matisse 12年的發表會上,陸漢霖迎來了他人生中第一個重大時刻。

「那場發表會,我們租了很大的場地,邀請了很多人,主持人是謝震武,張學友也來了,我作為公司代表一定要上台講話,那時候我非常非常緊張,因為我從來沒有在這麼大的場合代表公司發言過。我事前大概練習了整整24小時,上台的時候,背上緊張得全是汗,最後總算硬著頭皮完成了任務。」

「不過在經歷了這樣的『壓力測試』後我才知道,只要你準備好了,每個人都做得到,只是有沒有這樣的機會而已。」

有鑑於此,陸漢霖也特別願意給年輕人表現的機會,但前提是他們已經準備好把握每一個機會。

心態 比設定目標更重要

不過,年輕人總是充滿迷茫與焦慮,想要趕快確定自己的未來,陸漢霖坦言,他當年也不例外,但現在回頭看,卻發現,早早就定好目標,可能意義並不大。

「我很喜歡《阿甘正傳》裡的一句話:人生就像巧克力,你永遠無法知道下一顆是什麼味道。」

「很多人都覺得目標一定要定得很清楚,但如果人生不按你的方向走呢?就像我,當初怎麼會知道:大學時每個星期喝掉一瓶威士忌,後來就會跑來賣酒?又怎麼會知道:高中時每個星期看一部電影,現在就會開演藝公司?」

「與把自己要負責的事準備好不一樣,人生是沒有辦法準備的,我們唯一能準備好的,就是保持一個樂觀、開朗與開明的心態,去面對未來的無限可能。心態,永遠比設定目標更重要。」

 

「人生是沒有辦法準備的,我們唯一能準備好的,就是保持樂觀的心態。」

 

菜鳥做行銷 上手大不易!

曾任行銷企劃部經理的陸漢霖,對於時下年輕人趨之若鶩地想做行銷企劃的現象,他語重心長地說:「新鮮人想做行銷企劃不是不行,但從我現在的經驗回過頭來檢視,我認為它其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為行銷企劃其實是市場脈絡的掌握者,可以說是一家公司的心臟、大腦,做這個工作的人,必須要非常了解公司的處境、產業的動態,以及提供客戶更好的建議,而這些事情,都不是初入職場者立刻就能上手的。如果不了解這些,客戶根本連談都不想跟你談。」

至於要如何成為一個好的行銷企劃?陸漢霖的建議是:「要試著去成為一個T型人,寬度要寬,深度也要夠。你最好要有文明人的頭腦,野蠻人的身體;要耐操耐磨;能夠在各個領域之中廣泛地吸收知識;要保持好奇心,因為你的客戶不是只有一種。」

「尤其像我們以前在廣告業,客戶來自各種不同的領域,從賣車的到賣酒的,從做日用品的到娛樂產業,統統都可能是你的客戶,他們的需求也完全不一樣,你要跟不同的客戶都能聊上天,這其實非常困難。」

行銷核心:說好一個故事

令人難以想像的是,賣酒跟賣影劇,居然有著神奇的共同點──說故事!

「做酒跟做影視最大的共同點,大概就是溝通吧。因為做影視作品,最主要是讓觀眾喜歡你的故事,而且說故事的方式要讓人覺得有趣,觀眾就會在收視率跟票房上給你回報。我想每個導演跟製作人的共同心聲都是這個,溝通,是這個產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賣酒也是一樣的道理,特別在經營品牌這部份,你為品牌塑造的核心價值、品牌精神,消費者買單或不買單,喜歡或不喜歡,他們一樣會在銷量上面給你最直接的回應。」

不過陸漢霖說,兩者也是有差異很大的地方。「影視公司是年輕又活潑的產業,在這個產業工作的人喜歡找樂子,也不習慣被約束,一定程度上我們也鼓勵他們更活潑,更天馬行空地刺激創意。但酒類就很不一樣,這是傳統產業,有很多中規中矩的動作要做,許多事務龐雜而瑣碎,因此需要穩定性很高的人。」

從內向害羞 到侃侃而談

你可能很難想像,現在能隨時跟任何人侃侃而談的陸漢霖,其實曾經非常地內向害羞。

「初入社會方,我在各種場合裡,真的都不知道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像是去KTV的時候我從不唱歌,也不會划酒拳,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但我覺得還不錯的一點就是,我對每個人、每個場景都不排斥,都很好奇,透過觀察人們的表達方式,使得我學會到:哪些詞彙在什麼時候使用,會更有吸引力,也更有效果。」

「這些對於把工作做好都很有幫助,例如:如何更簡單、更快速地拉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特別是第一次見面的人;如何更風趣、更幽默,使得其他人願意聽你講話;而當你擁有更準確、更有高度的觀點時,別人就會變得喜歡跟你講話。這些東西其實都是後天學來的。」

 

成功的定義:永遠都有選擇餘裕

這些年看過許多人生縮影的他,對於「成功」的定義,也有著與眾不同的看法。

「賺更多的錢,爬更高的位置……我想那是大家以前定義的成功,但我的定義可能跟大多數人不太一樣,我認為的成功是:無論面對什麼處境,都能讓自己有選擇的餘裕,就應該算是一種成功了。」

「我對自己的兒女,也是希望他們的人生是有選擇的,除此之外,我並不期望他們成為哪一種人,因為電影看多了你就會明白,每種人都有他們可愛的故事,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英雄。成功,不是只有一種。」

「沒有選擇」的情況,並不是社會底層專屬的情況,只有當你切身遭遇過了,才能明白這句「無論面對什麼處境,都能有選擇的餘裕」,實際上是多麼深沉,多麼懇切的呼喊與體會。

陸漢霖與其他人的最大不同處,或許也正在於此,惟有對「人」有著永恆的熱情與溫度,方能說好每一個故事。

「也許你的人生非常精彩,非常刺激;也許你的人生非常狼狽,非常痛苦,但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