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期 酒訊臉書 威士忌浪人 陳正潁

90天闖蕩74間酒廠的瘋子

威士忌浪人 陳正穎

文∕林政緯  圖∕陳俊谷

 

很多人都愛喝威士忌,但不是每個人都願意為了威士忌,飛到蘇格蘭去朝聖,更不可能辭掉工作,在蘇格蘭高地四處流浪,只為了認識威士忌酒廠。但陳正穎就是這麼瘋狂的一個人。

 

「有人說我是個瘋子。」外號「老鼠」的陳正穎,今年才27歲,卻已經造訪了74間蘇格蘭威士忌蒸餾廠。

 

憑著一股對威士忌的熱忱,他用三個月的時間,及新台幣25萬的積蓄,一個人離鄉背井,在英國當起背包客,隻身在蘇格蘭高地闖蕩,立志遊遍所有威士忌酒廠,雖然曾經想半途而廢,最後仍堅持走下去,生命也因此變得更加豐富與精采。

 

放棄高薪 體驗人生

幾年前陳正穎大學畢業時,曾進入台塑公司擔任冶金工程師,擁有讓很多人欽羨的百萬年薪待遇,然而他並不想就這樣一條直路走到底,為了讓自己的生命增添更多色彩,他辭去了工程師的工作,跑到飯店和酒吧體驗人生,後來又進入貿易公司。

 

因為父親喜歡喝威士忌和紅酒,從小耳濡目染的陳正穎,長大後也對威士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去年8月,陳正穎在Whisky Live國際烈酒展中認識了威士忌專家林一峰,當天晚上朋友約他到一家酒吧喝酒,沒想到正是林一峰經營的威士忌酒吧「後院」。

 

那天林一峰講了很多關於威士忌的故事,讓他不禁心生嚮往,「在他的鼓勵下,加上父親的支持,於是我決定獨自前往蘇格蘭闖蕩。」陳正穎笑說。

 

孤獨的學習之旅

陳正穎辭去工作,申請了暑期打工簽證,原本想到蘇格蘭找一份威士忌酒廠的實習工作,沒想到求職無門,只好改變計劃,變成參訪蘇格蘭威士忌酒廠。從今年3月20日到6月20日,整整三個月,陳正穎幾乎每天都在逛酒廠,白天坐火車或公車到處趕路,如果沒有車就用走路或騎單車,晚上則在旅館看書,規劃下一天的參訪行程。

 

他在斯佩賽,為了要拍Craigellachie酒廠的照片,而失足掉到沼澤,雙腿還因為沼澤中的有毒植物而嚴重過敏。為了去Dalwhinnie酒廠,不小心走錯路,只好徒步翻越河谷,並在下雪的天氣涉水渡河。在Jura島,因為旅館客滿,只好睡在Jura酒廠的備品倉庫。

在艾雷島上當挖泥煤工人。 (複製)  在艾雷島的土地上插國旗,這就是愛台灣啦! (複製)

「一天最多可以看三家酒廠,因為時間很趕,常常一邊坐車一邊吃飯,或者邊走邊吃,有時候就乾脆不吃飯。」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一個多月,陳正穎感到身心俱疲,一個人的孤獨和寂寞,讓他曾經想要放棄這趟旅程。「在青年旅館,別人都是三五好友一起來蘇格蘭,而我只有一個人。」但是心中對威士忌的強烈熱情,總在他快要撐不下去時,成為支持他繼續走下去的動力。

 

夢想能在酒廠工作

在蘇格蘭流浪的這段時間,陳正穎深刻感受到蘇格蘭人熱情的民族性,「蘇格蘭人擁有一種見過大風大浪後,反璞歸真的熱情。因為蘇格蘭很冷,經常下雪,村鎮之間的距離又很遙遠,所以蘇格蘭人都很照顧遠方來的客人。如果你跟當地人問路,英格蘭人會告訴你怎麼走,但是蘇格蘭人會直接帶你過去,或者載你一程!」

在Caol Ila酒廠學做橡木桶。 (複製)  體驗地板發芽這門古老的傳統工藝。 (複製)

蘇格蘭人知道台灣,也知道台灣與中國是不同的國家,「關於這點他們相當感同身受,正如同早期蘇格蘭與英格蘭的關係一樣。」陳正穎笑說。在艾雷島嘉年華期間,由於他是島上唯一穿著蘇格蘭裙的台灣人,竟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也因此認識了不少朋友,不管到哪間酒廠都有人讓他搭便車。

 

6月底從蘇格蘭回台灣後,陳正穎仍沒有放棄到酒廠學做威士忌的夢想,緊接著他又規劃今年9月赴英國念書,並繼續尋找在酒廠工作的機會:「威士忌是很高度工業化的產業,並不如大家想像的那麼浪漫,但是對我而言,與冷冰冰的鋼鐵工廠相比,威士忌酒廠是一個歡樂的地方。」

 

_DSC3105 (複製)

陳正穎Profile

出生:1985年

星座:天蠍座

學歷:成功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