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的清酒?

 

 

各位WSD酒訊雜誌的讀者都知道,葡萄酒產區有舊世界及新世界區分,清酒在全球的普及率還沒有葡萄酒來得多,目前為止還沒有明顯作這樣的區分,但是不久的未來,或許清酒的世界也會朝著這個方向前進。

「新世界」清酒產國有哪些?

前幾個月在〈清酒之美〉專欄有跟大家介紹,日本清酒的主管機關國稅廳,已經決定要開始修法,規定在酒標上標示「日本酒」的清酒,其原料米要為日本產、以日本的水在日本釀造。在不久的將來,清酒藏元們會把酒標上的「清酒」標示漸漸全部更新為「日本酒」。

若以日本酒為正宗的角度看,在以日本產原料在日本釀造的清酒將是「舊世界」,以百年以上的釀造歷史、傳統風格為主。而非日本本地產的清酒,將被歸類為類似葡萄酒的「新世界」,主要以實惠的價格開拓市場。

目前已設有清酒酒藏(廠)的國家如中國、韓國、美國、越南、泰國、台灣等等,很有可能在未來成為「新世界」清酒產國。

 

加州釀清酒已有30年歷史

在日本清酒的第一大進口國美國,就有5家較為知名的清酒酒藏,都是日本清酒大廠赴美設置,從日本派遣杜氏駐廠,使用當地的米及水來釀造清酒。目前包括月桂冠、大關、寶酒造(松竹梅)、八重垣等大廠,都已在加州設廠。

在舊金山周圍的北加州Sacramento山谷,氣候合適四季釀造,取洛磯山脈的雪融水當做釀造用水。以在加州種植的稻米,在本地釀造,歷史已有30年左右,在加州釀造清酒不受日本酒稅法規範,所以有些產品在酒標上並沒有像日本酒有完整的標示。

 

阿肯色州成功種植「山田錦」

美國產的清酒,以往都是以在美國種植的普通食用米居多,但2015年某大廠在美國阿肯色州種植酒米之王「山田錦」成功,讓日本許多清酒業界人士感到驚訝。因為在日本,因氣候、地形、土壤的關係,並不是每個縣都能成功種植「山錦」。

位於美國南部的阿肯色州,是全美最大的稻米生產地,夏天潮濕炎熱、冬天有點乾燥的天氣,竟然種得出「山田錦」。某大廠更是大手筆地從日本運來適合精米「山田錦」的精米機器。看準了美國的清酒市場,準備以實惠的當地生產價格,吸引消費者。

另外,阿肯色州的一位年輕人,因為家附近種植「山田錦」,並且對釀造清酒有濃厚興趣,於是千里迢迢遠到日本岩手縣某家酒藏學習釀造清酒。

還有一家小型規模的”SAKE-ONE”,是全美國第一家由美國人設立,在奧勒岡州設廠的清酒酒藏。杜氏是美國人,從設備到技術都是與日本青森縣的藏元「桃川」有密切合作關係,但與日本產的傳統清酒有著截然不同風格,強調是新世代清酒。

大陸製清酒價格競爭力強

 至於在中國產的清酒,最為有知名度的就是「朝香」這個銘柄(品牌)。上個月我去了上海及廣州出差,發現每個賣清酒的地方都一定會有「朝香」。

「朝香」是日本奈良縣的中谷酒造在中國天津設立,中谷社長在商社工作時期負責中國市場,熟知中國法律及民情,在他回家繼承酒造業後,決定在生產成本低廉的中國,以河北省的稻米及天津當地的水,釀造純米酒及純米大吟釀。

在上海的百貨公司貨架上,一瓶大陸產的1.8公升純米酒,約只合台幣300元左右,而其他日本產純米酒一瓶720ml一瓶則約合台幣1000元以上,因此「朝香」在價格上來說確實很有競爭力。

 

 

 

 

 

 

「新世界」清酒的正面效應

雖然我還是喜歡日本產的清酒,但對於清酒在日本以外的釀造,我是抱持著樂觀態度,因為清酒目前需要的是更多的關注;跟葡萄酒相比,目前清酒還屬於弱勢。

這幾年在美國出現了許多由美國人開的小型清酒酒藏,當地出產的清酒增多,代表了美國消費者對清酒的高度關心及市場性,這對於日本酒的未來發展其實也有正面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