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堡國際總經理.業內公認膜拜酒專家 陳君豪

陳君豪 走一條沒人敢走的路!
酒堡國際總經理.業內公認膜拜酒專家
酒業經理人素描系列42

20年前,當Howard不得不接手家族事業時,公司才剛開始轉型,原來的名稱是「國際熱帶林」,為國內第一大高級原木進口商,進口葡萄酒只是副業;20年後,「酒堡國際」早已成為代理諸多頂級酒莊的大酒商,而Howard也被同行認為是「美國膜拜酒」專家。

在許多葡萄酒愛好者眼中,「酒堡國際」幾乎與美國膜拜酒(Cult Wine)劃上等號,此名絕不虛傳,在酒堡代理的近60個葡萄酒品牌中,美國膜拜酒就佔了16個,包含膜拜酒之王Screaming Eagle、Colgin Cellars、Harlan Estate這三大膜拜酒,以及Sine Qua Non、Kistler、 Quilceda Creek、Peter Michael……等等。

其實酒堡初期的營運主力是法國級數酒,這些知名的美國膜拜酒品牌,大都是酒堡總經理Howard陳君豪接掌公司後,才陸續取得代理,引進台灣市場,為酒堡樹立了獨特的經營風格。

 

證照達人 越考越有趣

Howard在國外念完企業管理,回台灣工作時,繼父突然過世,不得不於1998年接手酒堡的經營,但因當時自己的事業正在發展中,不想驟然放棄,因此他又於2000年成立了一家電子公司;有好幾年時間,他在賣酒的同時,還兼做汽車電腦設計、軟體UI、電子零件與產品的銷售。

由於在國外念書的關係,Howard接觸葡萄酒很早,但是真正「認真喝酒」,卻是進入酒堡之後的事情。「很多人會將興趣發展成職業,我則是相反,因”Daddy”(繼父)過世,我必須回來接下事業。可是當職業變成興趣時,我就願意花很多時間在其中。」

Howard說的「很多時間」,包括那一長串「族繁不及備載」的專業證照:Napa Valley Wine Academay的The American Wine Study Certification Programs,他是亞洲第二個拿到證照;The Prosecco DOC Certification 在台灣舉辦的第一屆第二名……等,很多認證都是在國內還沒有課程時,自己飛到國外考的。

半路進入酒業,他覺得能夠多學一些,對工作專業絕對有幫助,「所以我很認真考葡萄酒相關證照,有點像集郵,考著考著,還考出了興趣。」Howard笑著說。

率先進口法國級數酒

酒堡的前身「國際熱帶林」,主要從事家具及建材用的高級原木進口,那時候Howard的父母頻繁出入非洲、歐洲各國,有很多機會接觸與品嚐法國葡萄酒,他的母親漸漸喝出興趣,所以公司也開始進口一些法國葡萄酒。

她的看法是:木材儲存需要很大的空間,運輸也不易;葡萄酒則相反,存放空間不用太大,甚至還越放越值錢。

酒堡是台灣第一間進口法國級數酒的代理商,剛開始成績很好,那時葡萄酒進口商不多,比較容易做,酒堡辦了很多音樂會和酒會,吸引的都是極有購買力的客人。

後來因為這些酒大多是屬於開放市場品牌,沒有特定代理商,競爭者越來越多,酒堡在市場上也變得不那麼獨特。於是Howard開始思考他的藍海轉型策略,他認為酒商一定要有自己的個性,就開始慢慢尋找與洽談,一步步將他喜愛的品牌代理進來。

 

代理別人不敢進的酒

當時進口台灣的葡萄酒,法國約佔一半,是進口量第一名,智利、西班牙、義大利、美國等國則是上上下下浮動。開始考慮代理美國酒,是因為台灣人一向較為親美,留學美國的人也多,即使進口量不及法國,但在台灣知名度也不低,幾個有名的大品牌也早已攻佔山頭。

他說,很多品牌不是沒人做,而是沒有人敢做!很多酒早就在那裡,可是價錢都很貴,一瓶要價3、5萬、甚至十幾萬元的美國酒,消費者會認為還不如買法國級數酒。

「酒堡花了很多力氣在教育消費者,溝通觀念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我自己從波爾多的酒開始喝,知道法國酒很好,但是很多人會認為只有法國酒最好。可是世界上不應該只有一種東西,其他國家也有很好的酒,如果你眼界放寬,願意去了解,你就會認同。」

這些年酒堡代理的酒,都是由他和副總經理Steven房大方所挑選的,有些是他們透過各種管道尋找,有些則是透過介紹,但他說,酒堡的酒都是他們喝過,而且喜歡的。

 

Screaming Eagle台灣唯一代理

Howard不怕麻煩,肯拿時間來投資他認為美好的事。像是與美國膜拜酒第一天王Screaming Eagle嘯鷹酒莊的合作,就是他花時間磨出來的成績。

雙方洽談之初,即使有其他酒莊大力推薦,但嘯鷹的總經理還是不太搭理他,彼此磨了好幾年,沒想到後來換了一個和Howard很合得來的總經理,雙方就一直合作到現在。

Screaming Eagle年產量僅500箱,每年的酒一釋出,大部分就直接寄給VIP會員,但是這些年合作下來培養的默契和關係,酒莊都會特地為酒堡的客人保留一定數量。

Howard說,他現階段的旅行就是在工作,所以不愛旅行,每次出國心理壓力都很大,也必定帶上兩雙鞋,因為鞋子一定會走破;可是他也說,往往越不順遂的旅程,越困難的過程,就越讓他難忘,往往學習到的也最多。Screaming Eagle就是最好的例子。

 

逐步建立品牌信任感

這幾年酒堡給人「專門代理美國膜拜酒」的印象,Howard對這個稱號唯一的擔憂,就是酒堡不是只賣頂級酒,也有許多普飲酒款。「就像我有兩個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不會特別偏愛哪一個孩子,他們各有獨特之處和優點,當然也各有缺點。」

另一方面,多年來建立起的名聲,也讓他自豪。口碑和信任感要由別人和其他酒莊來說才有公信力;在國外酒廠眼中,酒堡在品牌經營上非常謹慎,讓他們非常放心;而許多葡萄酒愛好者也是一樣,在看到酒瓶背標有「酒堡」兩個字時,也會「自動為酒款加分」。

「同行只要看到我們代理的品牌,不管是哪個國家,都會知道絕對是產區內最頂尖的酒莊,這些年來,酒堡就是這樣一點一滴,把品牌形象建立起來的。」

 

了兒女 什麼都敢試

Howard說,自己喜歡走一條別人不走的路,卻不會叛逆到偏離主流太遠。喜歡嘗鮮與挑戰新事物的他,這兩年實行「生酮飲食」,體重減輕了不少。不過這不是重點,重要的是,Howard在研究之後發現,生酮可以改善阿茲海默症和癲癇,還有其他未經證實的療效。

Howard有個聰明又好動的兒子,天生患有妥瑞氏症,他想這種方法或許也會有用,雖然生酮飲食目前還是有爭議,「但是我很渴望他的狀況能夠改善。我希望對他有幫助,反正先拿自己實驗看看,吃過無害再讓他嘗試。」

Howard經常追蹤十多位國內、外醫生和營養師的資訊和論文,親自嚐試各種食材,讓不少人都認為他極度熱中食療法,原來,初衷是出自一顆為父的心。

而講到一雙兒女,原本言談拘謹,總是語帶保留的Howard,才顯出輕鬆的一面,滔滔不決地講述孩子們的每件趣事,臉上盡顯驕傲神情。

照片圖說(唯一一張與莊主合照):Howard於2014年拜訪美國Eisele Vineyard酒莊,與總經理Antoine Donnedieu de Vabres(左)及VP 客戶經理(右)合影。

困難挫折 編織出美景

近年酒堡經營漸上軌道,現在Howard比較能夠平衡工作和家庭的時間,他認為目前市場競爭大,也趨近飽和,酒堡的未來計畫他不會太躁進,對於有興趣的國家、產區,也會多方考量,並不認為酒堡需要補滿所有產國的葡萄酒。

回首過去20年,他用電影《頂尖侍酒大師》(Somm)形容剛進入酒業,一路投入的自己,這部電影裡呈現的,正是人為了追求夢想努力不懈的過程。

他很感謝酒堡的副總Steven,願意支持他去做各種嘗試,讓他從犯錯中學習到做對的決定。「就像我不喜歡旅行,但是旅途中的困難都讓我難忘,而且旅行中都會碰到有趣的人,釀酒師、農夫、莊主等等,這些困難和樂趣,成就了我人生中一幅幅美麗的風景。」